柚子君

这里柚子,目前高三生
刀剑全员厨,更爱长谷部,零零散散还进过Aph坑等等
并没有文笔全是流水账还ooc画风日常神经病
如果能被喜欢真的是太感谢了
【鞠躬】
那么请多多指教!

【刀剑乱舞】审神者争夺战——才不是吃自己的醋

  大家好

  五一放假,我又回来了

  双倍肝的开心嘛?!

  反正我是死在了10层【你们博多都极化了我还没有呢QAQ

  挖地挖累了,把欠的文补一补

  那么流水账以及垃圾文笔请注意

  重度ooc请注意

  大小长谷部有请注意

  我家炉子有毒请注意【?

  以上

——————————

  五月份的政府通知下来了,听说有新的刀会出现。

  好在审神者平时就不怎么赌刀,是个远近闻名的仓鼠婶。

  文件批得晕晕乎乎的审神者想着自家刀炉子那两把新人该来了,深一脚浅一脚的蹭到锻刀室。

  【喂你好好看一看牌子好不好呀那是扩建之前的炉子!!!

  脑子一片混沌的审神者盯着落了些薄灰的炉子,挠了挠头,“长谷部来取走新的刀了嘛?这屋子多长时间没扫过了......”

  【......求您了把眼睛睁开好嘛!你家炉子还得走一会呢!还有这屋子里都没刀匠您没看出来吗?!

  似乎知道哪里不太对但是又觉得一切都那么正常的审神者,像往常一样往炉子里扔了350,静静的看着时间板上出了2:30

  哦哦——

  审神者挠了挠头,摇摇晃晃的走出了门,自己还嘀咕着,“两个半小时啊,估计是长谷部......”

  扔完材料的审神者转个身就忘记了这个事情,如果再给审神者一次机会的话:

  【娘诶我会毫不犹豫的拍加速符的好吗!!!

——————————

  午饭时间到了,长谷部端着食盘进来的时候看着趴在桌子上哼哼唧唧的审神者无奈的叹气。

  他听审神者说过人类有春困这一说,但是他觉得自己的主绝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因为主的本性,就是,嗯。

  “绝对不能让主再去来派的部屋了。”在给审神者喂汤的长谷部坚定的想。

  【请你看看你现在的行为

  【废婶制造机可不是白叫的

  “呼,”喝完一碗汤,审神者放下碗,“对了长谷部,你是不是把新来的两把刀送到仓库了?”

  “啊,是的。”

  “我去锻刀室了。话说咱们锻刀室有点灰啊,有时间该大扫除一次了。”

  “啊您去了——灰?不会啊,昨天刚刚扫过。”长谷部收拾好了餐具,端正的坐在桌子旁。

  “总之有点脏,啊顺便我扔了材料,今天的日课做完了。看这时间应该也到了,好像是新的长谷部哦。”

  ......

  长谷部觉得自己的胃有点疼痛,虽然审神者只显现了他一个,但是仓库里那一堆长谷部不是可以忽视的。

  就像是随时随地都会有上百把情敌冲出来的感觉。

  长谷部,大危机!

——————————

  所以这不是预感成真的原因,当长谷部踏进旧刀室的时候,心里默念。

  审神者数着时间到了就拉着长谷部走进了锻刀室,发现锻刀室里干净整洁,刀匠在旁边笑的岁月静好。终于彻底意识到不对劲的审神者拽着长谷部跑回了原来的锻刀室,看着炉子上的数字,已经归零了。

  审神者刚向炉子走几步,就骨碌碌滚出来一把小短刀,还没等注入灵力就已经显现出来栽进审神者怀里。

  小小的一只,煤色的发丝温暖柔软,皮肤奶白,小脸肉乎乎的,眨着两只湿漉漉的,紫藤色的眼睛。只是眼神里没有大长谷部的锐利,全是未知事的懵懂天真,嘴角也不像大长谷部一样总是抿起来,而是软乎乎的上挑,有着甜甜的笑容,用非常清脆稚嫩的童声扑进审神者怀里,仰着头笑着问:

  “您是我的主人吗?”

  【大危机大危机大危机大——危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尤其是那孩子从审神者怀里探出头冲着自己眯起眼睛挑衅一笑的时候。

  啧。

  【压而切之!!!!!!!

——————————

  这段时间长谷部不好过。

  原因啊,可能是因为他跟审神者从搁置了很久的屋子里出来,审神者怀里还抱了个小长谷部的画面太具有冲击感,以至于长谷部除了出阵的时间全部被安排了手合。

  哦,忘记说,现在他这个近侍有跟没有没什么区别了。

  原因啊,可能是因为小长谷部是把短刀所以机动比他还要快,反应和学习能力都很强,审神者一个抬头,小长谷部就明白了审神者的意思,以最快的速度拿过主需要的东西。

  啊啊——刃生灰暗啊。

  长谷部曾在出阵回来报告战况的时候问过审神者关于小长谷部的事情,被审神者笑着说“啊,时政说是因为空间波动的原因,目前还没有解决方法......不过我觉得挺好的呀,长谷部出阵那么累,小长谷部替你分担一些,是吧?”

  【啊啊是啊分担一些,可是不至于分担到床上去啊!为什么要您哄着睡啊!!!

  【讲故事?讲什么故事?压切茶棚的故事要不要听?嗯?

  【果然还是趁主不注意压切掉吧

——————————

  观察了几天的长谷部,发现了一个问题。

  主好像,真的很喜欢新来的小长谷部。

  因为有很多笑容,很多自己看不到的表情,都会在审神者看向小长谷部时看到。

  小长谷部的外套是审神者亲自给他穿的,洗漱审神者会事先准备好,早饭是审神者喂给他的,批公文要小长谷部在旁边,小长谷部累了的话审神者会盘腿让小长谷部坐在怀里,哄着他睡觉......

  主甚至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好好听自己的出阵报告了。

  压切长谷部,最近格外的容易黄脸。

  【听说在战场上都已经开始一骑讨

  【敌军真可怜,被切成渣子

  本丸大家终于受不了了,决定帮一帮长谷部。

  短刀们教长谷部怎样撒娇,打刀们以清光为代表教长谷部怎样更可爱,千子龟甲也想教点什么被长谷部阴着脸派去无缝远征,太刀们有一群以三日月为首的不正经喝茶老人,尤其鹤丸,出了一些主意直接被长谷部屏蔽掉了。大太和枪的话......这种问题实在不太合适。薙刀......长谷部看了看右侧正襟危坐的巴形......算了吧,巴形愉悦的气息都快把花飘出来了。

  特训了好久的长谷部,穿着乱和清光他们【特意】缝制出来的大版,咳,短裤,端着烛台切做的小点心,小心翼翼的敲了敲门。

  【腿上凉飕飕的风啊

  说实话,长谷部抗拒的简直快要【】刀了,被质问还想不想取得主的关注后咬牙穿上了,就这么被推到审神者的屋门口。

  “?长谷部吗?你等一等。”轻轻的声音,听起来审神者像是踮着脚走到门口的。

  帐子门被微微拉开,审神者看向长谷部的眼神里多了一丝复杂。

  “......长谷部?这是......”

  “就,您的晚餐,用我,嗯......”话还没说完,门就被拉上了。

  “嘘——!小长谷部睡觉呢,你先回去吧,注意别着凉。”

  啊啊——躲在草丛里的一众付丧神轻轻的叹气。

  “长谷部君都红脸了。”

  “我们也只能帮到这了。”

——————————

  “哟欢迎来到本丸酒——长长长长长谷部君?!”扬着笑脸的次郎见到拉开门的长谷部硬生生把屋字憋了回去。长谷部身上的低压把室内快活的气息都给压下来了。

  “啊,长谷部君!那是酒——”

  “我知道,明天没有我的出阵。”

  “可是主的近侍工作......”

  “次郎先生!”来帮忙的不动行光拽了拽次郎的袖子,抬头看到了太郎微微摇了摇头。

  “那,这是存了挺长时间的佳酿,今天晚上就放松一下吧!”

  所以当烛台切被叫过来抬走长谷部的时候,微笑着禁止了本丸下个月酒屋的开销。

  【废话你听过长谷部哼日本号哼的那首黑田节嘛?!长谷部!在哼歌!

  【你们酒屋今天开始作废吧(超和蔼

——————————

  “长谷部君!......不要乱摸!那个眼罩不要拽!......好好走路好吗?长谷部君?啊啊衣服,不要拽!噗咳咳......长谷部君......不要勒着我脖子走路咳咳......”

  半拖半拉的终于把长谷部拽到了浴室,烛台切本来混了一盆温凉的水,想对着长谷部的脑袋浇下去,后来想了想,还是拿毛巾简单给长谷部擦了一下脸,又拽起长谷部准备把他送回房间。

  喝醉的人真的是太不好对付了,可是任由长谷部一个人也不行。

  烛台切捏着下巴,把头转向了离这里最近的房间。

  审神者的卧室。

  所以说当审神者过来的时候长谷部像闹别扭的孩子一样不停的撇开毛巾,弄翻水杯,甚至,嗯,拿枕头打烛台切,嘴里还振振有词,“让你听故事!让你听故事!唔......”

  ......

  【打击73呢亏你能活下来哦长谷部君~

  “辛苦了,咪酱,那么接下来交给我吧。”审神者无奈的接过毛巾,把烛台切送出门。

  那么接下来......审神者看着自家近侍,无奈地摇头,估计得好好哄一哄他了。

  “长谷部?近侍大人?我们把枕头放下好不好?”柔声的劝慰还用了言灵的力量,长谷部似乎乖乖听话了一点。

  就算喝醉了,主的气息也绝对不会认错。

  “那现在,我们擦擦脸哦!乖乖不要动......”审神者的手伸到长谷部面前。

  随着审神者的动作,长谷部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张脸。

  “?怎么了近侍大——诶?”

  还没反应过来,从坐着的长谷部站着的审神者,变成了躺着的审神者,支着上身的长谷部。

  “噗嗤——”没忍住笑出声,审神者像是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危险,反而伸手揉了揉长谷部的头发,“干嘛啊这是?”

  眨巴眨巴眼睛,长谷部把头埋进审神者的颈窝,“您好久,没看我了。”

  “我有看呀?小长谷——唔唔?!”

  嘴被狠狠的堵上了,身上的人似乎在生气,但动作却依旧轻柔——只不过是毫无章法地乱啃罢了。还有这酒气,审神者皱了皱眉。

  “唔——不行!我不许您提他!”

  “哦——”语气带了几分揶揄,审神者控制住嘴角的笑意,起了玩心,“不许提谁?”

  “就,那个!”

  “咪总?”

  “不是他!”

  “不动?”

  “......哼。”

  “那——龟甲?”

  “唔——那个绳子笨蛋以后也不许提!”

  “噗,那,巴形?”

  “不许提!他更不许!刚显现就粘在您身边真是——!”

  “那——小、长、谷、部——唔?”

  嘴被堵上了,嗯,真的就是单纯的堵上了,没有一点暧昧气息。

  “跟,跟您说了,不许提——嗝。”傻呆呆的,还打酒嗝。

  “小长谷部怎么了那不也是——?”

  “不许提!!!”长谷部抵住审神者的额头,低声嘟囔“反正,您提一次,我堵一次,您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审神者心情从来没这么愉悦过,揉了揉近侍的头发,凑上去亲了亲,审神者笑着问,“那你会记得你今天晚上做了什么吗?”

  “我是您最实用的刀!只要是——嗝,主命,绝对会完成,请您吩咐!”

  “那长谷部可得记住哦,明天早上不能忘。”

  “嗝,谨遵主命!”

  “那好!”审神者拽了一下长谷部,“接下来你要乖乖休息哦!”

  “唔——”困的眼睛半眯,长谷部还是拉住了审神者的袖子,“您去哪?”

  “回房间看看——???长谷部?”

  “您要回去看他?”

  【咿这个清明的声音你怕不是在装醉哦近侍大人

  “???我没那么说啊”

  “我究竟哪里比不上小孩子呢?不会可爱吗?”

  “不是的长谷部,你,嗯?”

  审神者看着长谷部拉过自己的手摊开伸直,然后把脑袋放在上面,歪着头轻轻的“汪”了一声。

  脸红红的,眼睛水润润的像两颗紫水晶。

  审神者默默抬起另一只手,堵住了流下来的鼻血。

  如果现在的长谷部有尾巴,一定摇的跟竹蜻蜓一样360度无死角飘樱花。

  啊真是败给他了,审神者翻身上床,拍了拍长谷部,“我哪里都不去了,守着你,嗯?”

  没得到肯定答复,歪头一看长谷部呼吸都平稳了。

  就是手还死死拽着衣角不松开。

  把灯用灵力灭掉了,审神者叹气,凑到长谷部耳边小声解释。

  “因为那是小长谷部啊,不自觉的,像是看到我们的孩子一样,就......这几天忽视你了,真抱歉啊,长谷部。”

  黑暗里,审神者没看到长谷部脸红到脖子,悄悄捂住嘴克制自己想要飘花的心情。

  当然也就没看到门口抱着枕头小小的一只。

  意识模糊之前,大概是听到了长谷部说的晚安,以及额头上温温凉凉的一个轻吻。

——————————

  ......所以呢?头疼欲裂的审神者从床上惊醒,看着不大的床上容纳了三个人。

  小长谷部枕着自己的胳膊缩在自己怀里,大长谷部把自己搂在他怀里,动都不让动。

   这一晚上是在甜蜜的痛苦中度过的。

  早上醒过来,也是因为有两只鸟一直在耳边叫。

  “主公大人是我的!”

  “......呵,你说是就是了?”

  “同为长谷部,让给我!”

  “——我拒绝!”

  ......

  好吵——审神者翻身躺平,闭着眼睛揽过两个毛茸茸的脑袋。

  “主公大人!”

  “主!”

  “嘘——闭嘴,睡觉。”

  ......

  【眼神都对上电了,亏您还能心安理得的睡着?

  “最喜欢——长谷部——呼——”

  ......

  哦哦——花瓣飘了一床呢

  但是

  “主公大人是我的!!!”\“绝对不会把主让出去,哪怕是自己!!!”

  “压切你哦!”*2

  诶——今天的本丸也是好天气!

  ——————————

  完全推翻重写,鬼知道我脑子里都是啥

   @跨出一步的阿平 小姐姐!欠你的文!

  接下来估计会开车了

  咳

  那么,以上

  

评论(19)
热度(132)
©柚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