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君

这里柚子,目前高三生
刀剑全员厨,更爱长谷部,零零散散还进过Aph坑等等
并没有文笔全是流水账还ooc画风日常神经病
如果能被喜欢真的是太感谢了
【鞠躬】
那么请多多指教!

【刀剑乱舞】对不起我们魔法系审神者就是可以为所欲为的

  给 @月儿_长谷部的女人绝不认输 这个漂亮小姐姐的高考应援

  对不起哦我迟到了一天

  希望你的文综和英语可以超常发挥

  希望你考上你心仪的大学

  希望你完美的实现自己的目标

  你的本丸在等你回家【毛利也在地下等你回家】

  不仅仅是月饼,别的高考的同事们也一样

  这是你们高中的最后一场战争

  希望你们可以【完全胜利S】收场

  以上

——————————

  说实话,此刻的我本应该是在家里歪在沙发上开着空调裹着毛巾被吃着薯片舒舒服服的看电视或者打游戏的。

  而不是坐在这个闷热的除了一扇小纸窗之外没有别的降温设施的小阁子里批公文。

  审神者闭着眼睛,狠狠地攥住了手里的笔。

  如果本丸不出问题的话,那么本丸内的季节是和外界统一的。

  闷热的令人烦躁,连吹过来的风都是暖呼呼的。

  ......风?

  哦,不对,收回前言。

  这间屋子里是有降温措施的。

  人力风扇长谷部。

  嗯。

——————————

  啊,你问为什么像我这样的人会成为审神者?

  好问题!

  我跟你讲哦,审神者分好多系的哦。

  不理解的话我可以举例子的,比如文系审神者的出阵像是这样:

  第一部队极短逆行!第二部队大太金盾,扛过第二波攻击给下一部队整合时间!一切依据我制定好的战术!不过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一切随机应变!

  【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人事已尽,天命必成!】

  不出阵的时候呢,是这样的:

  本丸的樱花开了啊——又到了赏樱的好时节呢,叫上大家举办酒会吧。

  再比如说武系审神者的出阵呢,是这样的:

  这里是战场,你们是刀剑,现在分派刀装,你们就是你们这一队的大将!我会在部队后跟进,若有余孽残党,就地斩杀!

  【在后方做好守护你们的工作,也是我总大将的职责】

  在本丸呢,大概是这样的:

  哦哦——出阵之余也不可以少了训练啊,手合场的话,请务必带上我吧。

  当然啦,还有体育系审神者哦,比如说出阵是:

  冲啊!!!!!!!!!!!!!

  在本丸是:

  咪酱的饭做好啦冲啊!!!!!!!!!!

  懂了吗?

  哦哦——你问我是怎样的审神者?

  你觉得呢?

  ......

  ...体......体育......体育系......???

  长谷部:快来人啊快把主手上我的本体抢下来啊!

  众:好像......感觉哪里不对劲呢?像是那里被重点强调了一样?错觉吗?

  咪总:唔——我觉得......

  众:请您住口!

——————————

  可能我的身形确实是......魁梧了一些,但是体育系什么的真是有些过分啊——最近咪总开心本丸伙食有点好我觉得这不是我的错。

  不过我并不是体育系。

  为什么一脸震惊的表情?除了体育系想象不出我当审神者的理由了??

  啊,婶生灰暗。

  不过也没错,我的确不是上述那几种审神者。

  因为我是——

  【魔法系】哦!

———————————

  这件事吧,说来话长。

  作为审神者,是有假期的。

  所谓假期,就是回到现世呆几天,不过时间不可以过长,除非向时政请过假。

  上次假期快结束的时候,我的妈妈突然把我叫到书房,正襟危坐的坐在我的对面,说要告诉我一些她隐藏了很久的秘密。

  作为一个孝顺的好青年,我亦同样正襟危坐的坐在了书桌右侧,做好了听见像是我其实不是妈妈亲生孩子或者是她准备好了和我爸离婚这样的话?的心理准备。

  然后在我严肃而又紧张仿佛像是查询高考成绩一样忐忑的心情下,我听到了妈妈说,“其实妈妈我啊,是魔法少女哦?”

  ......

  ......

  呼——吓死我了还好不是我想象的那些只是妈妈当过魔法少女而已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的什么嘛吓我一跳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魔什么少女您再说一遍?

  似乎是早就预料到了我不信一样,妈妈很冷静的拉开书房门,从阴影处传来一个男子低沉的声音,向我打着招呼。

  “哟,小姑娘!”

  他缓缓从阴影处走出来,多年的战场经验告诉我他不是好惹的:因为这个人走路没有声音。

  正当我右手习惯性的摸上腰间却抓了个空,目光紧紧的盯着书房门做好进攻姿势的时候——

  半空中飞出来一个大头。

  【哦豁这别致长得可真小东西】

——————————

  就这样,我妈妈一边说着她年纪大了现在是年轻人的时代这样的话一边强制性的给我和这位......可先生定下了,咳,魔法契约。

  美名其曰保护我在战场上的安全。

  ......安全?

  两队高级极短护身我觉得我挺安全的。

  然而,事实证明,人算不如天算,天算不如妈算【???

  事故真的在战场上发生了。

——————————

  事情得推到上个月。

  时政打开了通往新的合战场的门,因为是新的合战场,作为一名合格的审神者,我是绝对不可能在本丸通讯界面看战绩的。

  真的审神者,敢于提刀上战场!

  所以在长谷部的强力制止下,我带着他一起来了。

  ......其实我不想明着说在一队极短的反衬下,他这个满级打刀像是个后腿一般的存在。

  【倒不如说你没有长谷部在身边陪着会死吧!!!】

  一队本来是六个人的,因为我的原因替换下来了一把练度比较低的极短。

  传送阵正常的运行了。

  本以为会像往常一样的熟悉一下地形作战方式击退一波敌军就可以回去了的。

  可是谁能告诉我。

  为什么!你一个新推出的合战场!我一个第一次来的审神者!

  就触发了检非违使啊!

  为什么啊!这见面礼好大啊!!!

  五把极短六个检非违使,除了显现长谷部我没有别的办法了。

  ......

  我好像知道为什么了......

  1,2......5,6......7。

  因为多了个我。

——————————

  检非违使率先发起了攻击,虽然是怪物,但也懂得基本的战场道理。

  柿子要挑软的捏。

  所以最强的枪,对上了第一部队里,最弱的长谷部。

 【 ......对不起其实最弱的是我长谷部其实是护在我前面的!!!

  虽然是高级极短,但是对面也不是好解决的。再加上目前部队里,等级最高的,就是满级。

  所以敌人比普通的地图要强,即使是极短也需要一点时间。

  可是挡在我面前的长谷部,对上的是枪啊!!!戳人不要玉钢的枪啊!!!

  短短几个回合,长谷部已经开始受伤了。

  不对劲,那里有点怪。

  我一边躲,一边观察战场。

  敌人不是就这一波的。

  我努力的回想着公告,这次开的活动,好像叫联队战。

  我进的这个,好像是难?

  ......想骂人的心情,我克制住了。

  【最近还真是非成煤炭啊,这大概就是我为什么没有小幸运的原因了吧

  这种屋漏偏逢连夜雨的感觉。

——————————

  审神者,上战场是为了作为总大将守护前方冲锋陷阵的部下。

  但我看着护在自己身前衣衫破损大半的长谷部,忽然觉得丧失了总大将的尊严。

  更主要的是,出于我的任性,居然让长谷部受了这么重的伤。

  “没关系的,主。”再度扛下敌军攻击的长谷部在能喘口气的时间语速极快的说,“我还可以战斗,只要不致死都没关系。”

  ......

  我最讨厌听到这句话了,再配上长谷部目前一身血污的样子。

  像是感受到了我的心情,可先生从我的锦囊里飞出来,依旧是第一次见面时的那个笑容。

  “要履行契约吗?小姑娘?”

——————————

  好丢人哦。

  我的刀们为了我的安全陷入苦战。

  可是我这边——

  却不知道怎样才可以变身!

  我尝试了各种各样的姿势,比如守x甜o,比如魔法xxx,比如神x小x......

  还有许多奇奇怪怪羞耻爆棚的台词。

  抱着【再来一次我绝对去死】的心情把能想到的全念了一遍,在可先生憋笑到面色发紫的时候停了下来。

  然后听到他说,“想拯救重要的人的急切的心情还在,就可以履行契约。”

  呵。

  臭大叔你怎么不早说!!!!

——————————

  我看着长谷部抗下一击又一击,纵使反击造成的伤害也小于敌刀给他的伤害。

  我似乎已经可以看到长谷部刀身上的裂痕。

  再这样下去大事不妙。

  再这样下去的话!!!

  莫名其妙的感受到了身体里的一股力量,以及眼前的一阵白光。

  成功了!

——————————

  由于变身的缘故,我拥有了格外强大的力量,不只是灵力,目前我可以支配的还有魔法力,而且连体力都提升了一倍的感觉!

  我的肱二头肌都更加发达了!我的手掌也更加宽大了!我的大腿也是那样的粗壮!此刻的我!像一位健身多年一身肌肉的男子一样有力!

  ......

  洋溢着自信而又和蔼的笑容,我徒手捏住了可先生。

  说好的魔法少女呢?

  说好的娇小可人华丽灵巧呢?

  难道我妈当年也是这样的么?

  我看到可先生直视着我,缓缓点头。

  ......

  好的长谷部,你撑住!你的啊路基现在就来救你!!!

——————————

  我变的及时,正巧在敌刀挑飞长谷部的时候站在了长谷部的身后。

  我抬起双臂,稳稳的将长谷部接在怀里,并用裙子上琐碎的绳子和装饰将长谷部牢牢绑在了自己身上。

  【就像现世的妈妈将孩子绑在身上一样,此刻的我像骚速剑,给了长谷部一个兜兜

  我顾不上看长谷部一脸希望破碎感激壮士救命之恩的表情,狠狠地握拳挥向敌刀。

  【让你打我家长谷部!】

  我也不想空手的,但我手里真的没有武器。

  可先生也没给我,莫非我可以使用光波?

  尝试性的合上双手,然后八字形张开,往外一推。

  好一阵刺眼的白光!

  之后的事情大概不需要我多说了,总之就这么打通了合战场。

  我是第一个打通难的合战场的审神者呢。

  可惜极短们脸上的表情一点也不像是为了自己主君骄傲的神情,除了药总小夜还算淡定,一个缓缓收刀跟我说回去要做全身检查,一个默默地跟在我旁边什么也不问。剩下的比如退退就算修行过坚强了不少这孩子也差点被我逼出眼泪,还有稳重如平野都有些崩不住一脸担心的看着我的体型,哦对,乱的话已经捂脸不忍心看了,我听到他转过身说的话【主公大人好不容易穿一次裙子的啊......】

  好像忘了什么呢?

  1,2,3......6...6?

  我挠了挠脸颊,这才猛然想起身上还挂着一个!

  可惜此时的长谷部,已经说不上是悲愤还是羞愤了,晕在我怀里了。

  被我公主抱了。

  啊——我有生之年也可以这么帅气的保护长谷部啊!

  回去可以和咪总说说我有多么帅气了呢!

  【可是你现在一点都不帅气啊女装兄贵!!!!

  转身准备就这样抱着长谷部传送回本丸的我,没有看清脚下。

——————————

  “扑通——”

  好疼啊——捂着脸抬起头,发现我还在本丸那个闷热的小阁子里,旁边是同样不小心睡着的长谷部。

  啊,面色发青呢,是做了什么不好的梦吗?

  念叨什么呢?

  想凑近听清楚的我,被长谷部突然的抬头以及大喊的“不要——”撞到了下巴,直接躺倒在榻榻米上。

  两个人一个捂着额头一个捂着下巴满地打滚。

  不过长谷部冷静得很快,我头一次见到我的近侍大人几乎以一种热泪盈眶的神情直视着我,对我说“太好了太好了,只是梦而已,您没有变。”

  变?变什么?莫非?

  “你也做了那个梦???”我依旧捂着下巴,看向长谷部。

  “您也?”他明白的很快,惊讶的望着我。

  “那么——”我僵硬的放下手,两个人都屛住了呼吸,只有我的手,默默地扯开了锦囊。

  “哟——小姑娘,想通了履行契约了吗?”

  “压而切之!!!!!”/“魔法兄贵我才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

  写得很长

  我也没想到会这么长

  好久没动笔了,画风都变了

  不过神经病是依旧没变的

  我的盐抖一抖都可以做满汉全席了

  希望月饼不要嫌弃,高考加油!

  所有要高考的同事们!你们都是最棒的!

  那么以上!

  

  


  

  


  

  

评论(10)
热度(80)
©柚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