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君

这里柚子
刀剑全员厨,更爱长谷部,零零散散还进过Aph坑等等
并没有文笔全是流水账还ooc画风日常神经病
如果能被喜欢真的是太感谢了
【鞠躬】
那么请多多指教!

【刀剑乱舞】我的同桌好奇怪啊④

  这个系列要写多久呢......

  陷入迷茫

  神经病画风,日常ooc

  【高三发文。不挑日期】

  以上

————————————

  【小狐丸】的场合

  夏天的午后总是这么闷热,纵然班级里的门窗都大开着也感受不到一丝清爽。

  在桌子上翻来覆去了好久也没有入睡成功的你叹了口气,认命一般的揉了揉自己乱糟糟的头发,从桌子上爬了起来。

  啊,胳膊差点粘在桌子上。

  你一边抬头看着墙上的挂钟一边抽了一张湿巾,把胳膊上那种粘腻腻的感觉擦掉。

  还有一段时间才能上课,你就这么百无聊赖的拄着下巴开始神游天外。

  班级里很安静,大家都在午睡,醒着的怕是只有你一个。

  你听着挂钟“嗒嗒——”的声音,眼神乱飘,飘着飘着就看向了自己的同桌。

  他似乎没有受到闷热的影响,相反睡得倒是很安详,头发两侧的翘起还会随着呼吸微微抖动。

  “真的好像两只耳朵啊...”你这么感慨着,忽然萌生了想要伸手摸一摸的冲动。

  虽然同桌人很好也很温和,时不时还会说出要不要公主抱这样的话,但是总感觉在别人睡着的情况下去摸别人的头发不太好。

  然而,良心上的不安,并不会给你的行动造成什么阻碍。

  你小心翼翼的点了点自己的同桌,用气音轻声呼唤他的名字,“小狐丸——?”

  两侧的头发配合的轻微动了一下,但是人并没有任何要醒的预兆。

  你略微的放下心,伸出两根手指捻起一缕头发,顺滑的手感令你不敢置信。

  你一只手摸着同桌的头发,另一只手伸向自己的头发,两边一起感受了一下,然后自愧不如的放下了手。

  刚开始还是小心翼翼的捻起一缕,看着同桌没有反应,你一时贪心,舍不得这个柔软的触感,摊开了手掌轻轻地顺着头发摸了一通,等到再回过神的时候,你看到了同桌的发带摇摇欲坠的挂在发尾的位置。

  你有些慌了神,伸手捏住了发带的一段,想要帮他把头发重新系好。然而当你解开发带的时候,你突然意识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同桌绑的那个结,自己并不会。

  哦豁,凉了。

  你现在一点也感受不到盛夏的炎热,整个人宛若一尊石雕,一手捏着发带一端,纠结着自己是拆开好还是任由这个发带就这样散着。

  可惜还没等你想清楚,你的同桌揉着眼睛清醒了过来,随着他的动作那根发带彻底的滑落下来了。

  好巧不巧,从窗户那边正好吹过一阵微风,一霎那间你只能看到你面前舞动的发丝。

  你看着小狐丸有些迷茫的低下头,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你,随后目光锁定在了你手上,然后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笑了起来。

  “我...”你想解释,但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说什么。

  难不成要说对不起你的头发质感太好了我趁你睡觉没忍住...

  会死人的。

  你一时僵在原地,好在教室里现在醒着的只有你们两个。

  正当你准备誓死如归的时候,你看着你的同桌又趴下了,只不过这次往你这边蹭了蹭,拉起你的手放在他的头发上,歪了歪头,眯起眼睛笑着看向你。

  “弄乱了可要负责啊,帮我梳理好头发吧?”

  一时间你听不到教室里挂钟的声音,能听到的,大概只有自己的心跳了吧。

——————————

  【萤丸】的场合

  不知道为什么,学校最近好像有很多不良出现。

  大概是在他们眼里,觉得像自己这样的高中生循规蹈矩的很好欺负吧。

  刚开始只是偶尔在学校门口勒索低年级的孩子,后来像是尝到了甜头一样开始频繁在校门口出现。再后来被学校发现,保安把这群人赶走了他们便不敢在学校门口这么放肆。

  而是更换战地,在放学的路上劫堵学生。

  就比如现在,你被堵在一个角落看着面前三个比你高了一个头的不良青年,心底暗暗盘算着用自己在学校学的那套打法能不能打过他们。

  后来你放弃了,毕竟瞄了一眼三个人里面最壮实的那个,大概有一米八了吧。

  你瞥了两眼旁边的距离,想着自己有没有可能能按照校运动会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出去。后来被那个像是领头的人一眼看穿了,于是三个人分成三面走向你。

  你被这么一步一步堵到小胡同的角落,这条胡同很安静,平时不会有什么人来,所以妄想从天而降来个人拯救你,那还是算了吧。

  毕竟就算来了个人,如果没有能力的话,估计只会让这三个人晚饭吃的更好一点罢了。

  你认命地叹了一口气,还没等那三个人开口就解开了背包拉链,掏出自己的钱包。

  “这里只有这么多了,最近才交了饭费。”然后你从中抽出了两块钱,把剩下的钱递了出去,“那两块钱我留着坐车,可以吗?”

  就当花钱消灾了,你这么想。

  毕竟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了,指望别人还不如指望自己——的钱。

  大概是从事不良这么多年没见过你这么镇定自若又乖巧懂事的,你看着面前三个男生突然愣在了原地,竟没有一个人伸手接钱。

  你又往前递了递,然后看着三个男生随着你的动作往后退了一步。

  “???”腹诽着这三个不良什么毛病你把钱放到地上,抬起脸看着他们,“那我可以走了吗?”

  在你抬腿欲走的时候他们三个才恍若大梦初醒一般,一步拦住了你的去路,甚至于有一个青年激动的脸通红冲着你大声的喊什么“就这么快冷静地把我们打发了你当你是谁”还有什么“不服吗你以为我们是在乞讨吗”

  你当机立断从善如流的把包挡在了自己身前,摆出个内八字咬着衣袖泫然欲泣,“那钱都放在这里了,三位壮士,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怕他们不满意,你甚至还学着一个弟弟教你的撒娇方式硬是掐着嗓子嘤了三声。

  ......

  “你这是在看不起我们吧???绝对是吧???你是在挑衅吗???”

  你叹了口气,似乎觉得自己能遇上像傻包子一样的不良也算不容易,直起身子拍了拍背包上的土,刚想说话却被旁边的声音打断了。

  “三个人欺负一个女孩子吗?”

  声音有点耳熟,你抬起头看向胡同的另一侧,逆着光看不清晰,但看身高,你顿时放开嗓子,“这里不用——诶?”

  “诶???萤???你怎么在这?”

  个子小,长着一张小孩子才有的脸,但却实实在在的和你一个年级的你的同桌一步一步向你们这里走来,走到你面前的时候还不咸不淡的抬了抬眼睛,一脸“你被堵了呢”的神态。

  三个不良看着萤丸就这么挡在你前面,愣了一下便一齐开始放声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还以为是哪个混蛋不长眼睛原来是这样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其中还有一个不知死活的手里捏着一颗棒棒糖伸出手,想要摸一摸萤丸的头“小弟弟,大哥哥们在处理事情,你就不要管了好不好啊哈哈哈哈,拿着糖去玩吧。”

  哦豁,完蛋。

  你把手放在脸上,不忍心去看面前这个此时还活蹦乱跳的人。

  一共三颗雷,摸头、身高、小孩子,这位仁兄踩了个遍。

  他上辈子怕是个工兵。

  你用手捂好脸,闷闷出声,“我准备好了。”

  然后你听到了身前的少年笑着答应了一声,随即漆黑的胡同里此起彼伏的响起了杀猪一般的声音。

  说实话,你听到了棒棒糖掉在地上的声音,以及某些不和谐的咔吧咔吧。

  处理好一切的少年拽着紧闭着眼睛的你走出了胡同,然后拉下了你挡着眼睛的那只手。

  “你怎么会到这来?”

  “最近不是有很多人都在半路被欺负了吗,我值完日实在不太放心,就顺着你回家的路看看。”少年叹了口气,“还真被我料着了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萤刚刚还真是帅气啊,一打三呢!”

  “你还在这里笑,要是我今天没来你怎么办?”

  “那还能怎么办,听天由命...”话还没说完,就被自己的同桌一脸严肃的打断了,“不许这样说话。”

  你看着严肃不过三秒的同桌,突然笑了出来。

 “笑什么 ...”他不自然的扭过头,半晌又扭回来,看向你。

 “接下来几天,我送你回家吧。”

  “好呀,那这个团子就当今天的谢礼啦,谢谢萤丸。”

  “嗯。”

————————————

  明天再肝一篇?

  自娱自乐,为啥萤的场合画风这么奇怪呢????

  怎么变得这么的...沙雕???

  

评论(4)
热度(67)
©柚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