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君

这里柚子
刀剑全员厨,更爱长谷部,零零散散还进过Aph坑等等
并没有文笔全是流水账还ooc画风日常神经病
如果能被喜欢真的是太感谢了
【鞠躬】
那么请多多指教!

【刀剑乱舞】我的同桌好奇怪啊③

  新年倒计时了啊

  提前祝大家元旦快乐,喜提小豆,在政府三倍的滋养下茁壮成长【?

  【高三发文,不看日期】

  画风神经病,日常ooc

  以上

——————————

  【一期一振】的场合

  新同桌是个很温柔的人哪,你在午休奋笔疾书之余总会有这样的感慨。

  如果不是他那么热衷于数学的话,你又在心里默默地补了一句。

  你记得你刚开始和他成为同桌的时候,那是第一天,除了互相问候了一声你几乎没和他有什么交流。

  毕竟自己身边坐着三好学生学生会长。

  更何况,一期一振长得还挺好看的。

  这样的男孩子,并非池中物。所以你一开始就没什么别的想法,单纯的把一期一振当成一个好同桌。

  后来是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你们才逐渐变成好朋友的。

  那天放学回家的路上顺便去了一趟蛋糕店,他们家店的甜点很好吃,最近新推出的草莓大福更是获得了很多女孩子的青睐。

  你在排队等着结账的时候不经意间往门口一瞥,然后注意到了一个小孩子。

  好像在自己刚刚进店的时候就一直在门口走来走去来着,在等家长吗?

  你抱着这样的想法,但眼看着离开的人越来越多,却没有一个带着孩子走的,你开始觉得有点奇怪。

  你是队伍最后一个,结了账后发现那个小孩还在,一边踢着石子一边气呼呼的哭。

  作为一个贯彻优良传统美德的高中生,你还是决定上去问一下。

  “你怎么啦小弟弟?走丢了吗?”

  这孩子也不知道在这哭了多久了也没人管,被你这么一问愣了一下,哭得更大声了,来来往往路过的人不少,都用奇怪的眼神看向你们两个。

  “先别别别别哭啊,那你有没有家长的联系方式啊?”

  你手忙脚乱的抽出面巾纸蹲下替小孩子擦干净眼泪,然后听到了孩子肚子里传来的“咕——”的声音。

  你突然有点头疼,如果就这么放着不管实在说不过去,询问电话号码这孩子也不说,想带他去警察局这孩子听了之后一步都不动甚至大有你再说那三个字我就哭死在你面前的架势,但是如果把这孩子带到别的地方,出了什么事情又很麻烦。

  你想了想,干脆把他带到蛋糕店外面放的小桌子前面,给他点了一杯温牛奶,然后拆开刚刚买好的甜品推到他面前,笑眯眯的说,“饿的话吃点东西吧,这个是刚刚买好的,你不用担心。”

  刚开始那孩子还有点犹豫,后来抬头看你的时候,像是突然注意到了什么一样,盯着看了好一会,然后就接过了甜点盒。

  本来以为男孩子看到草莓大福这种酸酸甜甜的东西多少会有点排斥,但是面前的小孩子拆开甜点盒以后看到了粉粉的草莓大福居然笑出来了。

  你一时间有点困惑,就这么看着小孩子吃完了点心,然后抬起头看向你,哑着嗓子说了一句“谢谢姐姐。”然后笑了起来,好看的大眼睛眨呀眨的,“我会记住你的,你给我点心吃,还这么温柔。”

  最终在你再三的询问下确定了这孩子家就住在附近,和哥哥吵架了才会跑出来,并要了你的电话号答应你回到家一定会给你打电话,然后你才放心的摸摸他的头,收拾好书包准备离开。

  擦肩而过的时候好像听到了小孩子很遗憾的嘟囔,“可惜不是人......”后面就没听到了。

  再后来回到家,吃晚饭的时候果然接到了电话,是那个小孩子,笑起来的声音甜甜的,在电话那头笑着说:“姐姐我到家了!”

  听声音好像是很热闹的一家人呢,你也在电话这边笑着应答,然后听着小男孩在叫自己的哥哥接电话,有那么一瞬间你好像听到了某个很熟悉的名字,但又有点像是在喊什么别的,可能是在和兄弟争草莓点心吧。

  你这么想着,听到电话那边再次出声,听声音是男孩子的哥哥。

  “对不起,今天给您添麻烦了,谢谢您对我弟弟的照顾。”声音怪耳熟的,但是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

  “啊没有没有,毕竟看一个小孩子在那里哭怪可怜的。”

  “啊,还是十分谢谢您。听包丁说您也是我们学校的,请务必让我当面表示谢意吧。”

  你本来笑着说不用,但后来被对方温柔而坚定的坚持所打动,因为对方说了毕竟是自己很重要的弟弟这样的话。然后你们约好了周一放学在上次那个蛋糕店集合。

  放下电话之后你回想了一下,怪不得那天那个孩子可以毫不犹豫的吃完点心,原来是瞄到了自己胸口带的学生证啊。

  这么聪明看来自己那天倒是白担心一场。

  第二天上学,你还是礼节性的和同桌道了一声早安,放在平时也没什么,但是今天你开口说完话以后一期一振突然把头抬了起来,神情有些惊讶。

  你条件反射性的顺着他的目光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并没有什么异样。

  “怎么了吗?”你有些奇怪的询问。

  “啊,没关系。”你看着你同桌很柔和的笑了笑,重新把目光聚焦到面前的数学题上。

  因为昨天晚上熬夜了的原因,再加上数学老师亲切的讲课方式,你上课没多久就觉得自己上下眼皮开始打架。等到意识再清醒的时候,你看到同桌拿着笔冲你笑了笑,示意你打起精神听课。

  莫名的感觉自己同桌今天有点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是哪儿。顺着一期一振的提醒勉强精神过来,没过多久还是睡过去了。

  再醒过来的时候你看着你同桌在认真的做笔记,而数学课早就下课了。

  “......”看着面前空空如也的笔记,你突然陷入了沉默。

  “不介意的话,拿这个整理吧。”旁边的人盖好笔盖,顺手把他的笔记推了过来。

  好像突然理解了为什么一期会招女孩子们喜欢,你有些不好意思地接过笔记,然后突然听到面前的人笑着问:“学生会又要纳新了,我觉得你也很符合条件,要试试吗?”

  “诶?我吗?”

  “是啊,”他笑着点点头,“今天晚上会开一个小会呢,你可以去旁听一下。”

  “今天晚上啊......”你挠挠头,有点不好意思,“今天晚上好像不行啊。”

  “怎么了?有事情要处理吗?”

  “不是什么大事啦,但和别人约好了,所以今天不行。”

  “啊,是吗?“一期一振也没在多问,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你感觉你同桌在整个下午好像都很高兴。

  可能是数学题做出来了吧,你这么想。

  等到放学你提起书包说了声“明天见。”没等回应便走出了教室,所以也没看到你后面的一期一振笑着摇头的样子。

  等到了蛋糕店的门口,你一抬腕表发现自己好像来早了,于是进店买了平时喜欢吃的几样点心,挑了个看得到夕阳的地方坐下休息。

  拉开书包的时候你突然注意到了什么,发现了一期一振的数学笔记在你的书包里,这才想起来自己忘记还了。

  鬼使神差的把笔记本抽出来,从第一页开始看,你突然发现一期的字迹很柔和,但柔和之中也有很坚定的力道,他记的知识点也并不是单纯的誊写,而是加了自己的思考后总结在上面的,连你这个数学连蒙带骗才能及格的人理解起来都毫无压力。

  正在内心感慨别人数学学得好是有原因的时候,你才发现面前好像有个身影站了挺久了。

  “对不起我看东西有点太入神了,你就是......一期????”手里的点心没拿住,啪嗒一声掉了下来把一小块奶油蹭到了笔记上。

  “对不起对不起!但是一期你怎么......”

  “啊,”他笑着说,“当然是谢谢你了。”

  “那孩子是你弟弟?”你这才猛然想起来那天电话里的声音怎么那么耳熟,还有那孩子喊得根本不是草莓,是一期。

  你看他点点头,很温和的说“家里小孩子比较多,藤四郎都是我的弟弟们呢,你那天见到的那个孩子叫包丁,因为被我禁了糖果还有那个奇怪的癖好才生气跑出来了,我担心地找了挺久,后来听他说是和我一个学校的人帮了他,但我还真没想到是你。”他顿了顿,“如果不是你今天早上和我打招呼的话。”

  “诶?所以你早就知道了?学生会什么的...”

  “哪个啊,纳新是真的,不过是在明天放学。”

  “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学生会长还会这样曲线打听消息。”

  “不过还是谢谢你。”你看着他很认真的说出这句话,笑着接了一句,“我知道的,毕竟是很重要的家人吗,那数学笔记...”

  “这个没关系。”

  “那天色不早了,我就先回去啦。”你笑着起身,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明明准备各回各家的你,突然发现,一期一振,好像和自己顺路的样子。

  后来因为这件事的关系再加上家离的很近,你和一期一振的关系也越来越好,以至于他每天早上来的时候都会带着一杯温好的牛奶和点心,因为你经常会起晚而没吃早饭。

  但是昨天晚上熬的夜都会在第二天的数学课补回来,刚开始一期一振还会耐心的叫醒你,后来看你困成那个样子实在是不忍心,只能在下课给你看他的笔记。

  今天数学老师突然说放学要进行小考,你一时间慌的不知道该复习哪里好,一共十道题做了一个晚自习,最后把求救的目光投向了同桌。然后疯狂的给同桌写小纸条示意。

  “一期一振!!!”

  “一期你快救救我啊下节课就考试了啊啊啊啊!”

  “一期你弟弟都是天使你弟弟们最可爱了你帮帮我叭!”

  “草莓哥哥!!!”

  你看着你同桌写字的笔突然停了下来,无奈的笑了起来,把练习纸接过去给你讲题。

  “以后不要再熬夜了,上课要好好听。这个题我就讲这么一遍,你记住啊。”

  “还有,明天的点心,想吃草莓大福吗?”

  你抬头看向他,发现他眼睛里是柔和的笑意。

————————————

   【药研藤四郎】的场合

  最近的天气反反复复的,一会冷一会热,不出你意外你又是最先感冒的那一批。

  又是眼泪又是鼻涕的连续了好多天,卫生纸以一天一包的速度被用光,于是你连同桌口袋里的纸都没放过,全部用尽了。用你同学的话来说你简直就像是在吃纸。

  每次听到这话你都要翻个白眼,一翻白眼就觉得自己眼球都跟着疼。

  倒是自己的同桌药研,每看到你把鼻子擦得通红都会无奈地摇摇头,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变出来的医用棉浸了温水给你放在鼻梁上。

  你打趣药研人如其名,“就像个行走的医药箱。”他也没说什么,推推眼镜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然后在午休快结束的时候给你接好热水买好纸巾,甚至去医务室找好了感冒药给你。

  虽然不知道这几个地方隔得那么远他是怎么在那么短的时间内买好一切的。

  药研的照顾只是短暂的缓解了一点你感冒的状况,你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感觉头有点涨,但还是坚持来了学校。

  课上到第四节你就觉得自己不太对了,原先还有精力回怼叫你“吃纸怪”的人,现在你连个白眼都懒得翻,因为眼睛很疼。身上穿了校服外衣,把自己的外套也套上了还是觉得冷,头沉得直往桌子上坠,呼出来的气都有点烫。

  但是看着下午的两节数学联排,你觉得自己还是可以坚持一下的。

  但你的同桌觉得不行。

  终于在你思维钝的连药研和你说话你都要反应一会的时候,药研当机立断给你请了假,拖着你去了医务室。

  刚开始你还笑的嘟嘟囔囔的说“我真的没事啦。”但看到医务室那张床的时候,你觉得自己一瞬间就失去意识了。

  后来你听药研说你一边笑着说没事一边瘫在了床上,他找个毛巾回来的工夫,你就已经就着那个趴着的姿势睡死过去了,他甚至笑着说如果再不给你翻个身你都要把自己憋死。

  等到恢复意识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你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听到旁边有人哗啦哗啦的拧毛巾的水声。

  “啊,醒了?”

  不得不说睡觉真的是治百病的事情啊,好歹你现在头没有那么沉了。

  “喏,这里是温水,你先喝一口吧。”你看着他递过来的水杯,上面还体贴地插好了塑料吸管。

  在你喝水的时候药研拿着钥匙开了医药柜的门,翻翻找找拿出了一盒药,递给你嘱咐你再缓一会记得把这个吃了。

  比起药研分辨药的能力,你其实更在意为什么药研会有医疗室的钥匙。

  “啊,这个啊。”他推了推眼镜,笑着晃了晃手里的钥匙,“咱们来的时候医务室老师不在,再加上我平时喜欢研究点这方面的东西,和老师关系也蛮好,就领了备用钥匙。”

  “不过你不用担心,你手上这个药没事的。”

  “我可是一点都不质疑药研的能力。”你从床上爬起来,吃完了药就准备回去上课了。在回去的路上才意识到自己睡了挺久的,而同桌好像一直在医务室来着。

  “那个,药研,谢谢你啊。”

  “谢倒是不用了,你把身体养好吧。感冒了发烧这么严重还来上学,你...”

  “好好好我认错!!!我回家肯定好好休息!!!”

  毕竟你知道自己同桌严肃起来的样子,立刻服软。大丈夫,能屈能伸。

  看着你这个样子,药研想说什么又有点不忍心,无奈的叹了口气,“走吧,回班了。”

  后来喝了好几天热水,每天都早早地上床睡觉,你的感冒也终于一点一点的好起来了。

  想着终于可以回归正常的用纸生活,却不料今天早上药研手里拎着一盒药进来。

  “喏,给你这个。”

  “药哥,我已经好...”

  “知道你好了,这个不算药,我在家里找的营养剂,你带回去晚上记得吃。”

  “哦...”你接过盒子,顺手塞进了书包里。毕竟你讨厌这个世界上一切苦味的东西。

  终于放了学你在电脑桌前磨完了自己的作业,抻了个懒腰准备上床睡觉,突然看到了电脑屏幕上闪烁的图标。

  是自己的同桌。

  药研:记得吃药。

  药研:那个营养剂量挺大的,我往里添了点东西,所以估计你就吃这一晚上就行了。

  药研:放心吧,不是苦的。

  药研:早点吃完早点睡,我知道你现在还没睡呢。

  药研:快睡觉吧,晚安。

  ......

  你挠挠头,从书包里面翻出他今天早上给你的盒子,上面写的是某个牌子的营养剂,的确有清火消炎的功效。后面还有药研写的字条,你拆开,发现药研把用法给你写好了。

  【一日一次,一次六个】

  你一边嘴角抽搐着想什么营养剂东西要一次性吃六个的时候,一边拆开了包装盒,往外一倒。

  有东西从盒子里滚出来了,你连忙归拢好,然后突然笑出来了。

  在你手心里的是六颗心形的巧克力,盒子里还附了一句话。

  “奖励给乖孩子的礼物。”

————————————

  还有谁来着我算算啊

  傻包子,小狐,源氏,萤总,部部和被被,冲田组,和泉守...

  怕是要等到明年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个系列会拖得很长,还想看谁记得告诉我鸭!!!

  那提前祝大家新的一年,欧气满满 !

  

  

  

评论(9)
热度(86)
©柚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