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君

这里柚子
刀剑全员厨,更爱长谷部,零零散散还进过Aph坑等等
并没有文笔全是流水账还ooc画风日常神经病
如果能被喜欢真的是太感谢了
【鞠躬】
那么请多多指教!

【刀剑乱舞】我的同桌好奇怪啊②

  又名【同桌太爱我了怎么办】

  我觉得我就是被我同桌刺激到了

  才会满脑子恋爱小粉泡泡【啧】

  日常ooc,画风神经病

  以上

————————————

  【烛台切光忠】的场合

  同桌是个很整洁的人呢,无论是哪个方面。

  每天的烛台切都像是刚从工厂里脱模了一样的干净。似乎每一根头发丝都有自己固定的位置,就更不用提日常着装了。同样的学生制服,烛台切总是会撑出不同的感觉,像是一台行走的衣服架子。

  啊,不同的感觉才不是指host的那种哦?

  他的口头禅也总是会时刻讨论起仪表的重要性,有的时候你甚至会觉得同桌对仪表的看重太过于苛刻了。但是受到他的影响,慢慢你也开始不自觉地注重起这些来,但也仅仅只能做到撑个几分钟,过不了多久就会露馅。你的同学也会偶然地打趣你,说你被烛台切带的学会了什么叫【营业模式】。

  你刚开始没反应过来他们口中的营业模式是什么,后来和烛台切在课间闲聊的时候说起这件事,你很明显的在烛台切的微笑里读到了什么叫杀气。

  后来倒也没发生什么,只是听说烛台切私下跟那两个男孩子说不要什么话都乱讲。

  打架的事情你用脚想都觉得是不可能发生的,毕竟烛台切是秉持着帅气的原则,打架对于烛台切来说并不帅气。

  哪怕他是一个打击换算成数字有73的人。

  再后来听说因为这个事情烛台切收获了一波女孩子们的情书。毕竟你同桌的身高、长相、气质都不差,更可况还有责任心,无论老师交给他什么事情,都会竭尽所能的完美的解决。

  再加上最重要的一点,对于你来说你觉得是非常重要的一点。

  你的同桌,烛台切光忠,是烹饪部的部长。

  这个事情你也是突然间才知道的,因为上周三放学的时候,你才猛然发现自己把搅拌棒放进了校服上衣的口袋带回了班。你觉得最好早点还回去不然会给统计器材的后勤老师带来麻烦,抱着这样的想法,你站在了平时上烹饪课的教室门口。

  如果不是教室里传来的美声侵袭着自己的耳朵,你其实是不后悔做出这个决定的。

  但是听着那熟悉的声音,你想拉开拉门的手退缩了。

  “会死的吧,听到了帅气的同桌唱美声这种事情。”你脸上挂着微笑,不知道是去是留,最终还是狠狠心闭上了眼睛拉开了拉门。

  “对不起我只是来还搅拌棒的打扰到你了真的非常不好意思我马上就走请你继续吧!!!”

  沉默......回应你的是无边无尽的沉默......

  你小心翼翼的抬起头,把紧闭着的眼睛眯开一条缝,看着站在案板面前已经愣住的身影。

  “啊是粉红色的围裙啊......对——不——起——!!!”

  你听着一步一步走近的声音,满心里想的都是我完了我完了我完了要被烛台切炸丸子了。

  但是事情却迎来了更奇怪的展开,烛台切看到你居然出乎意料的高兴,拉着你走到桌子的另一侧,然后你就被面前摆的一大桌点心震惊到了。

  身边站着的同桌,上能完成班主任刁钻的任务让老师们赞不绝口,下能震慑学校里的不良少打扰女孩子们的学习生活,但是!你真的没想到,就是这样帅气的男孩子,居然会挽袖子下厨房点心可以做那么多种不重样,甚至有一些自己都没见过。

  “啊,那是我自创的样式。”

  ......作为一个差点被禁上烹饪课今天也险些把老师吓进医务室的人,烛台切用行动在不经意间碾压了你。

  烛台切把做好的点心推到你面前,笑眯眯的说出了“希望你可以对我的厨艺提一些建议呢。”

  然后你就这么一种一种的试吃了过去,刚开始还可以做出点心很软、甜度正好这样的评价。

  后来你已经完全想不出什么可以形容的词语。咬一口,“好吃”,下一个这三个动作被你行云流水的串联起来。

  吃到最后你才猛然意识到什么,抬起头看向对面的烛台切,发现对方并没有像平时一样提醒你注意形象,相反而是很高兴又带了些许疑惑的样子。

  “我做的东西很好吃吗?”

  “非——唱好初!汪忠要对住己有幸心!”

  “是吗?要是这样就好啦!毕竟作为一个部的部长,却总是收不来人,让我对自己的手艺稍微有点不自信啊。”

  “但是”你看着同桌笑着整理好厨具,一边清洗着搅拌器一边对你说“有你的肯定,我很开心。”

  如果还有机会回到过去的话,一定要管住自己那张嘴,不对,一定不可以拉开那扇门,不,一定要记得把搅拌棒放回原位。

  因为自从那天晚上开始,烛台切奇怪的开关就被你打开了。

  也是自从那天开始,学校的食堂你就再也没去过。

  因为烛台切开始每天给你带爱妻手做便当,每天中午打开饭盒都是不同的惊喜,再加上烛台切惊人的手艺,似乎这世界上已经没有让你挑食的东西了,换句话来说,就是只要是同桌做的东西,你都可以一粒不剩地吃光。

  刚开始你还有些不好意思的拒绝,后来看着烛台切备受打击的样子又有点不忍心,再加上自己自身也并不排斥。

  因为真的很好吃。

  非常好吃。

  最近烛台切更加过分,他会分出好几个便当盒,有汤有饭不同的菜分出不同的量分开放,甚至体贴的考虑好了饭后点心这种事情。

  太过分了呜呜呜呜呜呜,你一边愤愤的含着眼泪气自己的不争气,一边往嘴里塞着饭团。

 “ 这个月大概要胖十多斤了吧...”再一次清理干净战场的你抱着肚子嘟囔着,偏过头看向烛台切,发现他也正好看向你。

 突然意识到烛台切好像自从自己开始吃饭就一直拄着下巴看着自己来着,你看着笑得眼睛都眯起来的同桌,开始反省自己自己的胃口和吃像。

  然后你看着烛台切伸出了另一只手替你擦干净了嘴角的饭粒,然后把那颗饭粒很自然的送进了自己的嘴里。

  “烛烛烛烛烛烛那那那那那那那我我......!!!”你激动得语无伦次,辩解的话还没说出口,就听到面前的人很温柔的笑了出来。

  “我觉得吃掉自己喜欢的人嘴角的饭粒没有什么不帅气啊,更何况我喜欢的人这么可爱。”

  “那么明天有什么想吃的吗?”


————————————

  【大俱利伽罗】的场合

  冷淡。

  这是你和他同桌了两周之后的全部想法。

  每天早上和他打招呼,感觉就像在和一座冰山打招呼,大部分的时间或许连回应都没有,就算有了回应,大多也都是“哼”和“不想和你打好关系”这种。就更不用提对话了。

  唉,今天也是愁苦的一天。

  你还记得老师偷偷把你叫到办公室,对你说了一堆不明所以的话,什么“这孩子人很好的就是不爱表达而已”啦,还有什么“你性格这么好一定能和他相处得很好”啦这样的话,还有“这个月请加油”这样打气的话,听得你一头雾水。

  后来老师叹着气打开学号本,你才知道老师之前为什么要那么说。

  这个月的同桌,是大俱利伽罗。

  听说开学了这么久,除了之前和他相处过一段时间的人很少有能和他坐满一个月同桌的人。

  甚至有上午刚和他成为同桌,下午就到办公室吵着要申请调换的人。

  听说那位同学是以“这么做太不风雅了!!!”“与其和他坐在一起不如让我一个人坐在讲台旁边!”这样的理由让老师实在没有办法了,才又让大俱利换了同桌。

  而这次换到他身边的,正好是你。

  大俱利伽罗,一个有着社交障碍的青年,冷人冷面冷语,脖子上戴着吊坠,甚至胳膊上纹着一条龙。他是在学校里连不良都不敢去招惹的人,在风纪主任检查时询问他为什么要在胳膊上纹龙也仅仅用一句“天生的。”怼回去的神奇人物。

  你想了想,估计也是因为这个,老师才会提前把你叫出来给你做好心理铺垫。

  作为一名还算体贴老师的学生,你决定不违背老师的意思,答应了老师会会努力和他打好关系开导他的。

  现在你想想,自己当时真的太年轻了。

  和大俱利同桌一个月难度并不大。如果忽视掉他身上传来的生人勿近的气息以及冷漠的神情的话,你有时候甚至会觉得自己身边没有坐人一样。

  太安静了。

  你扯着手里的小布口袋,没精打采的趴在桌子上,准备趁晚修结束了之后去学校后院看看那窝小猫。

  那窝小猫是你在机缘巧合之下发现的,一共五只,白底黑纹。

  看样子并不像是流浪的小猫,因为每只小猫都有被好好照顾的痕迹,甚至还有四只被系上了蝴蝶结。

  那天晚上你在学校的小林子里闲逛,然后听到了很微弱的叫声,抬起头看到一只小猫趴在树上,好像趴在那里很久了,看到你很可怜的叫了一声。正好一阵风吹过,把树枝吹的颤颤巍巍的动了两下,吓得小猫立刻绷紧了小身躯,看得你十分心疼,赶紧跑了过去。

  在你张开双手的时候你还有点担心,怕小猫认生不敢跳,可是等你刚站到树底下摆好姿势,一团毛茸茸的小家伙就冲进了你的怀抱。

  你稳稳当当的接住了,小猫也没受一点伤。小家伙下了地就和在树上的惊恐完全不一样,在被你安抚了一会之后,这团毛茸茸满血复活,在你怀里直打滚,可爱的你笑了出来。

  后来在它的带领下你见到了另外几只小猫咪,五只雪白的小团子凑在一起,居然给你一种是五只小老虎的感觉。摇摇头驱散掉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你便沉入到了愉快的撸猫时光。

  可惜的是你并不是经常见到五只小猫咪,但是见到他们的日子又十分的有规律,每周二和每周四。

  只要到了这两天,你准能见到他们五个,就像是你们约定好了一样。

  后来每到这两天你都会临时准备好小零食去看他们。

  今天正好是周四,你因为和老师讨论一道题的缘故有点耽搁了,出了办公室就急急忙忙的回班取了小布口袋,然后你似乎意识到了哪里不太对劲。

  我放在这的,那么大一个的闭目沉思生人勿近哪里都不去的同桌呢???

  你有点疑惑,但也没有多想,满心里惦记着小猫转眼就把这件事忘到脑后了。

  但等你走到你们平时玩耍的角落的时候,你好像听到了小猫们被安抚发出的呼噜呼噜的声音。

  想着或许是它们的主人今天找过来了,你也就没有贸然出去,相反的你蹲下了身子,悄悄的探出个头想看看小猫的主人是谁。

  然后你看到了自己的冷面同桌。

  你看着他在夕阳的照射下和五只毛茸茸坐在一起的景象。有两只在他面前打滚,有一只趴在他腿上,还有一只滚在他怀里抓他的吊坠玩。

  那只最调皮的,被自己救了的那只,此时此刻正趴在他的头上晒太阳。

  夕阳是暖暖的金色,打在大俱利的身上是他整个人都变得柔和了,你甚至都不敢相信自己的同桌有如此温柔的一面,温柔的你连呼吸都放慢了。

  “原来大俱利喜欢猫咪啊......”你感慨了一番自己同桌细腻的心思。

  想着最好不要打扰现在的同桌,你又多看了两眼此时此刻的温馨场景,就悄悄的直起身,向后退了两步想转身离开。

  奈何天不如人意,你往后退的那一下正好踩到了干枯的树枝上,在安静的树林里发出清脆的“咔嚓——”声。

  “谁?”

  你此时此刻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只能尴尬的缓缓起身,干笑着看向冷着脸站起来的大俱利,弱弱的打了一声招呼“好巧你也在这啊...”就低下了头。

  如果放在平时,你此刻怕是要被吓的闭上眼睛,但是当你听着脚步声向自己靠近的时候,有一只毛茸茸跑向了你,在你脚边蹭来蹭去。它似乎给了你勇气,你把头抬起来看着走向自己的同桌。

  和刚刚的柔和截然不同,大俱利恢复了以往的神色,十分冷漠的走向你。

  “噗嗤——”

  你急忙捂住自己的嘴,却看到同桌的脸更黑了。

  你本来可以憋住笑的,真的。

  但是谁让同桌冷着脸,怀里却抱着小猫咪,头上那只还殷切的用小爪子和自己打招呼的场景太过于喜感了呢,可爱的你颠覆了对大俱利伽罗的认知。

  “你来做什么?”你看着同桌很嫌弃地皱起了眉,询问的很不情愿的样子。

  “我来喂猫啊?”你理直气壮挥了挥手上的小口袋,看到了他的神情缓和了几分。

  或许这就是自己和同桌搞好关系的开始?

  假如自己没有说出“大俱利很喜欢猫呢。”这句话的话。

  你看着同桌听到这句话后立刻放下了怀里的猫,然后取下了头上的那只迈开长腿冷着脸走开了。

  ......

  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万一说出去的话,你想了想自己同桌的神情,忽然打了个冷战,赶紧摇了摇头。

  那就帮他保守秘密吧。

  第二天早晨,你像往常一样比大俱利早到了五分钟,你刚收拾好桌面就看着同桌走进了教室。

  你像往常一样随口打了声招呼,就好像昨天的事情没发生过一样,也不指望自己的同桌会给自己什么回应。

  “早啊,大俱利。”

  ......

  “嗯。”

————————————

  我家的咖喱,嗯一声我都会笑死吧。

  我也想吃咪做的饭。

  叹气气。

  剩下的人我会慢慢写的ovo

  

  

评论(3)
热度(118)
©柚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