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君

这里柚子
刀剑全员厨,更爱长谷部,零零散散还进过Aph坑等等
并没有文笔全是流水账还ooc画风日常神经病
如果能被喜欢真的是太感谢了
【鞠躬】
那么请多多指教!

【刀剑乱舞】我的同桌好奇怪啊①

  校三模考完了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因为自己是高中生,而且前不久刚换了同桌

  就想开这个高中生同桌系列

  能写到哪里那就看运气啦

  【高三发文,不看日期】

  神经病画风,日常ooc

  以上

——————————

  【三日月宗近】的场合

  这个学期刚开始,班主任不知道从哪里学习了哪位高人的话,说什么流动性的窜座有利于班级和谐,能增进同学之间的友谊,加强彼此的沟通,让这个班级多一点爱blablabla......于是大家就按照学号顺序开始流动性的更换同桌,每个月都要换一次。

  你手里拿着序号表,手指一个一个往下数,还没算清自己该和谁同桌的时候,耳边传来了很好听的声音。

  “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

  沉默,沉默是今晚的......

  呸。

  你看着那张笑眯眯的脸一时间竟忘记了答复,好在这位同学在平时出了名的好脾气,又笑着问了一遍,“这个月是我和你同桌哦?”

  你呆滞的顺着他的话点了点头,“请,请坐。”

  等到同桌都落座准备下节课的笔记,你才缓缓回神,在心里自言自语“原来这个月,是和三日月同桌啊。”

  成绩是出了名的好,每次都是年级第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都是一样年纪的高中生,三日月宗近看起来就总是成熟很多,待人有礼又谦逊温和,老师们提起他都赞不绝口,学校甚至已经为他内定了重点大学的保送名额,听说家里还是名门......

  哦,对,还是很多女孩子倾慕的对象,甚至有人专门为三日月成立了校园后援会,但从来没有女孩子和三日月走的太近,因为她们把三日月比作天上的月亮。

  三日月本人也的确像是天上的月亮,可望而不可及,令人倾慕,也令人望而却步。

  但是,这轮明月,此时就坐在你的身边预习功课。

  “我一定是在做梦我会被那些后援团的女孩子撕成碎片吧......”,你看着同桌抬头看向你,手忙脚乱的整理好自己的东西,然后发现自己自从他落座就一直在盯着看,于是感到更加羞耻,别过脸看着自己的笔记。

  “我叫三日月宗近,”听到他的声音,你猛地把头抬起来,发现他笑得很温和,“很高兴能和你成为同桌,接下来也请多多关照。”

  “啊,多,多多关照。”

  精神恍惚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等到后来一个月过去了大半,你才发现刚和三日月成为同桌的自己有多么的——天真。

  如果每项都有十分的话,那么三日月就是颜值十分,性格十分,学习十分,自理能力,零,认路能力,零,辨别方向能力,零,脱线能力,max。

  同样的东西,放在试卷上就不会出任何差错,自己走的话就一团乱也是奇特。真好奇自己没成为他同桌之前,他是怎么确保从办公室回来没迷路的,哪怕两间屋子之间就隔了一堵墙。

  至于他和你说他要去一下卫生间,然后你在食堂大厅找到他都发生过。而这两个地方一个在楼里,一个在教学楼对面。

  你和他熟了之后的聊天记录也都是这样的画风:

  “咱们的教学楼,是黄色的建筑吗?”

  “......黄色的是体育馆。”

  “啊哈哈,那怎么回教学楼呢?”

  “......你站到体育馆大门那里,然后往前走一小段,看到平时升旗的小广场了吗?”

  “哦哦——看到了,然后呢?”

  “你顺时针走,能走到前门对吧?”

  “顺时针......啊,看到了,沙地这边的篮球场有很多人在打球啊。”

  “啊有很多人在打球吗?那你现在挑一个阴凉的地方站着看吧。”

  “诶?那你......”

  “呆着别动,我去找你。”

  放下手机的一刹那,你觉得自己才应该是校园神话,毕竟不是谁都能把月亮找回来的。

  但是你能。

  还不止一次。

  最后还是自己把靠在树下的脱线同桌带回了班,一路上你没少调侃他像个老爷爷一样,他没说话就是静静地笑,笑得很好看。

  然后事情就按照你的想象发展了,很多女孩子纷纷把情书和巧克力还有很多手做小饼干小卡片等等都交给你,红着脸拜托你转交给你的同桌,甚至有人对你说不用让他回复只要看了就好了。每次出去吃个饭,走到半路就可以回教室了,因为东西太多抱不过来。回到教室把东西往桌子上一堆有的情书甚至会从桌子上滑下来,三日月每次都会细心的把情书归拢好,至于小点心,就全归了你了。

  一个月胖十斤的话,是该埋怨同桌太好看呢,还是该埋怨女孩子们的心灵手巧呢?毕竟点心都那么好吃】

  有时候看着一摞摞的粉红色信封,你心里都会微微叹息,有时候也会自己思考,喜欢他的人那么多,他又会选择哪一个呢?

  后来你又发现自己的同桌有一个神奇的技能,他上课从来都是微笑着听讲的,后来发现不是,三日月只是单纯的闭着眼睛听课而已。

  而你一个恨不得眼睛长在老师身上的人,学习成绩还是没有他好。

  而且只要闭目养神的三日月睁开眼睛微笑着看向老师,老师就会发现自己讲错了。

  ......这是什么技能点啊三日月上辈子是拯救了银河系吗???

  时间就这么流逝,一个月一眨眼就过去了。

  今天是和三日月同桌的最后一天。

  晚自习的时候,你看着学案上的数学大题咬着笔帽愤愤不平,突然感觉到同桌轻轻点了点自己,递过来一张纸条。

  你撇撇嘴,心里想着这么近还用传纸条,手上动作不停拆开了纸条,发现了一行工整的字迹【你想看月亮吗?】

  ......大晚上的又在脱什么线......你歪着头想了想今天的新闻,似乎没有有关对月亮的报道,于是在纸条上回复了三日月【去哪里看月亮?】

  你看他突然笑了起来,然后轻轻靠近了把脸转向你,垂眸小声的说“原本今天是有月亮的,但是现在不行啦。”

  你疑惑地看着他稍稍往后退开一点,拉远了你们两个人的距离,然后听见了他轻声的补充。

  “现在我的眼睛里,都是你。”

  原来他的眼睛里,不止有弯月。

  还有你。



————————————

  【鹤丸国永】的场合

  自从和鹤丸国永同桌之后,你觉得自己过的根本不是一个平淡高中生的日子,而是一种更为惊险刺激的生活,换个词来形容一下呢,那就只有这个词最适合了吧。

  鸡、飞、狗、跳。

  你每天不仅要应对成吨的练习题,还要应对你顽皮的同桌换着花样的惊喜。

  “要真是惊喜就好了!!!”你无奈地看着自己的桌子,从透明的玻璃板上撕下了一层黏黏腻腻的物质,“谁会把水晶泥碾成这么薄就为了给别人惊喜啊???你不累的吗???你这个耐心我都要替你鼓掌了啊!!!”

  然后你看到旁边装睡的同桌没忍住“噗嗤”笑了出来,然后坐起来接过你手上的水晶泥,遗憾的摇头“我还以为你不会发现呢,我花了好久弄这个的。”

  一开始刚成为同桌的时候他还安分了两天,后来和你关系变得好了起来,他就开始越加放肆,刚开始还是用男孩子惯用的小虫子一样的东西来吓唬你,奈何你是一个能一拖鞋拍死南方蟑螂的姑娘,这样的招数对你并没有什么用。

  直到有一天午睡结束后,你听着上课铃响了,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往旁边一看,有一只好大的细腿蜘蛛趴在鹤丸的脸上,甚至蜘蛛的腿随着鹤丸平稳的呼吸微微抖动。

  你并没有大声的尖叫,也没有发出刺穿耳膜的喊声,尽管你的内心早就已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妈妈它在鹤丸的脸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怎么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鹤丸是死掉了吗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你当机立断,作为中华好同桌,你卷起了你手头最厚的历史练习册,对准了蜘蛛,高高举起,利落下手。

  稳,准,狠的打到了鹤丸的脸上,而且据当时后排的同学说,他听到了剑道部挥竹刀时才会发出的锐利的破风的声音。

  那个下午你一手掐着一只仿真橡胶玩具,一手牵着鹤丸在医务室呆了一个下午。

  为什么是你牵着他呢?

  因为打得太狠了,鼻血都被打出来了。

  然后鹤丸的一只手被你牵着,另一只手高举起来,一路都是仰着头控制鼻血的流量。医务室老师看向鹤丸的目光都带着怜悯,像是早就料到鹤丸会有这么一天一样,很关心的询问了一句,“这是和那个男孩子打架了啊?”

  你一脸和蔼的微笑,“不是的老师,他没有打架。”

  “那这伤是怎么弄的啊?”

  你闻言微笑着把脸转向仰着头的鹤丸,然后恶狠狠的翻了个白眼,“好像是被细腿蜘蛛给咬的呢。”

  仰着头的鹤丸听见了这话突然没憋住,用鼻子发了个气音的笑,好不容易止住的鼻血顿时又流了下来,把鹤丸的白色校服染得斑斑驳驳像是雪地里的梅花,又像是不小心甩出来的红墨水。气的你没忍住又不敢再使劲打他,只能轻轻点了一下他的肩膀“还笑呢你!”

  他眯着眼睛把视线转向你,语调轻轻上扬,“那是呗,好歹鼻梁算是保住了,你幸亏没用你的牛津词典,我可谢谢你了。”

  从那之后鹤丸再也没用过仿真橡胶小玩具吓你。

  你也每天开始了和他斗智斗勇的生活,好在鹤丸玩笑归玩笑,他总是能把握好那个度,再看着那张像是被神明眷顾过一样的脸,你想生气也生不起来。再加上每次打闹完之后他都会变出一块奶糖给你,笑眯眯的样子让你连无奈都做不到了。就只能经常显露自己对他的嫌弃,比如“我活了这么久从来没看到过像你这么接地气的仙鹤。”

  然后就会听到鹤丸笑着回答“有惊喜才不会虚度光阴啊,要不然日子过得多无聊。”

  不管怎么闹,每次恶作剧之后的奶糖都是甜的,他从来没在这件事情上骗过你。

  但是今天不一样,你今天似乎做什么都不是很顺利。早上起床的时候才发现闹钟没有响,连早饭都没有顾上吃还是迟到了,到了学校才发现自己的作业都落在了电脑桌上忘记带,被班主任和科任老师叫到办公室批评了一顿再加上最近成绩有点下滑,听着老师训了很久,午休也没有睡上,抱着一摞卷子回到座位想写点东西发现笔被摔断油了,无奈的叹气伸手拧开瓶盖想喝水,把杯子放回去的时候没放稳,把好不容易整理好的笔记全打湿了,深呼吸好几下强忍着眼泪把东西都整理好,心底莫名升上来一股火气不知道冲哪里发才好,正巧这个时候鹤丸从后面突袭,“哇——”的一声像一个火星一样引爆了你所有的委屈和怒火。

  “你几岁了天天玩这样的把戏???吓唬别人很有趣吗?看别人惊慌失措你很有成就感吗???”你自己都听见自己的声音在最后是颤抖的哭腔。后排的同学一时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看见你一把推开鹤丸跑了出去,留下鹤丸一个人呆呆的站在原地发着愣。

  “你还杵在这干什么呢?你赶紧去看看啊?怎么回事啊你又做什么了把人家弄哭了?”同班同学看不下去过来询问。

  “哭了...哭了...我...”鹤丸的手在校服衣角无意识的抓紧又放开,迈开步子也跑出了教室。

  最后等他找了一圈也没找着你藏在哪,垂头丧气的回教室发现你站在外廊罚站,因为翘了一节课,而鹤丸回来的更晚,承接了班主任更大的怒火,于是走廊里面就变成了两个人罚站。

  你们两个之间的空气不再像以往那么活跃了,反而凝重的像是结了冰。

  鹤丸张了张嘴,悄悄往你那边瞥了一眼,然后轻声的开口,却和你的声音碰在了一起。

  “那个...”\“那个...”

  两个人都一愣,然后等了半响看对方没有反应,继续解释。

  “我今天不是...”\“我今天不是......”

   “......”\“......”

  “那要不你先?”*2

  “那我先?”*2

  “......”

  话还没说完,两个人愣愣地看着对方,鹤丸拿手指挠挠额头,向你伸出一只手,眼睛不好意思的看向别的地方,“我不知道你会被我吓到...今天的事情...对不起。”

  你看着他伸过来的那只手慢慢摊开,手心里是一颗奶糖。

  你没忍住笑了出来,觉得这一天似乎还没有那么糟糕。接过奶糖之后,你一边拆开包装一边闷闷的解释你并不是有意针对他的。“对不起。”你这么说。

  再抬头看向他的时候,难得的看到了鹤丸金色的眼睛里流露出来的认真,“以后有什么不开心,可以早一点告诉我吗?”

  “要知道,”他眨眨眼睛,露出了平时恶作剧时才会有的笑容“接地气的仙鹤,还有解忧的能力哦?

  今天的奶糖,的确比每天都要甜一点呢。

————————————

  谁能救救我我满脑子都是些什么啊

  要真的有这样的学校我大概打死都要去

  唉

  叹气气

  目前手上还有一期,傻包,哥哥切,咪,部,安定,咖喱,龟甲

  你们还想看谁鸭!!!ovo!!!

  

  

  

  

评论(46)
热度(221)
©柚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