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君

这里柚子
刀剑全员厨,更爱长谷部,零零散散还进过Aph坑等等
并没有文笔全是流水账还ooc画风日常神经病
如果能被喜欢真的是太感谢了
【鞠躬】
那么请多多指教!

【刀剑乱舞】长谷部友情提示:阿鲁几记得呼吸

  高三不易

  挑了个空闲写个小段子吧

  【一周年我都不咸不淡的过去了】

  【高三发文,不挑日子】

  【ooc精神病不正常产物的微笑】

  以下正文

——————————

  距离一周年已经过了很多天了,但是一进门那张由狐之助叼来的贺纸还在那里挂着。

  审神者看着那张纸突然笑了出来,索性放下了手里的笔,思绪跟着目光飘向了很远的地方。

  自己当时是怎么被选上审神者的,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但无论如何,这一年的经历对自己来说,都是曾经不敢奢求的。

  当时还是秋天,十月末。审神者刚上任的时候还是个预备役,灵力的启发也只是刚刚入门,不能使用自如,就导致了付丧神的显现需要靠天时地利人和这种状况。

  还记得当时身边只有一把政府配发的加州清光,在指导人员的帮助下才将清光显现了出来,好让这个面积不算太小的本丸添了那么一丝热闹。

  后来自己锻刀的时候就不是这么简单的状况了。当时的痛苦简直不敢再经历一遍。审神者手里拿着刀匠递给自己的成刃,但是就是没有办法感受到自己的灵力在哪里。费了好大的力气把脸憋得通红也没有在现场把新的付丧神显现出来,还是清光体贴的说出了“主人太累了的话先去休息吧,毕竟今天天色也晚了迎新宴也来不及准备了。”这样的话。

  审神者羞愧的抱着新刀回到了房间里,闭着眼睛感受了半天几乎到了昏昏欲睡的地步也没有将新刀显现,从一开始的静静感受到旋转跳跃我闭着眼

  要不是清光的房间离自己不算远审神者觉得使使劲自己都能把房子拆了。

  可惜都没用。

  第一夜几乎彻夜未眠的审神者第二天拖着沉重的身体和清光一起研究了怎样唤醒审神者怀里这把沉睡的刀剑。一人一刀用尽了所用能想到的方式折腾了一天,新刀依旧还是一把刀,于是审神者抱着刀又睡了一晚。

  第三天审神者又尝试了很多遍。也不能说毫无效果吧,毕竟当时审神者可以感受到自己体内有一股说不上来的力量存在。

  但是不妙的是,审神者依旧不知道怎么把灵力注入刀里。

  后来审神者再次去了锻刀室,找到了刀匠询问自己手里这把刀的名字。

  刀匠微笑着回答:“压切长谷部。”

  因为是预备役,有很多资料还没有熟悉,审神者的大脑短暂的空白了一下,迅速地回忆了一下前几天看的图册。

  奇怪的很,那么多付丧神里能记住的名字的有一些,能记住脸的还有一些,但是名字和脸可以对上的,大概也就那么寥寥几把。

  长谷部算得上是其中之一。

  在翻了很多资料查到了长谷部是一把主厨之后审神者便放弃了新刀不喜欢自己这种自欺欺人的说法。

  窘迫的日子依旧在持续,直到有一天晚上审神者喝了点酒,脑子有那么一点点混沌,但不至于醉死过去。稀里糊涂的上了床抱住了被子里的刀,甚至于抬起了腿挑了个舒服的姿势夹住,睡着之前还记得自己嘟嘟囔囔的喊着长谷部的名字,失去意识之前似乎察觉到了有花瓣轻轻柔柔的飘在了自己的脸上。

  清晨的阳光隔着纸窗照亮了整个房间,审神者睡得恍惚,保持同一个姿势的胳膊早就麻了,但是被子却被盖得好好的。

  审神者楞了一下,记忆里自己是把被子都踢到床的另一侧的。审神者的房间是被时政特殊改造过的,没有审神者的认可付丧神不能随意进出,所以不会是清光。

  “啧。”审神者咬了咬牙,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煤灰色的发丝随着自己的呼吸微微颤动,白皙的皮肤,挺阔的鼻梁,比图册上略微柔和线条的侧脸,长长的低垂的睫毛一抖一抖,耳朵在视线可见的速度内一点一点变粉,最后如同煮熟的虾子红透了。

  “那个.....”醉酒以及刚睡醒的缘故使得自己的声音略微有些沙哑,但怀里的人猛的颤抖使得审神者以为自己的嗓音难听到吓到了自己的刀,赶紧清了清嗓子。“长谷部?”

  怀里的人抖的更加厉害,甚至于不安分的动了动,又如临大敌的僵住了。

  “我这么吓人的吗......?”审神者的低声嘟囔一字不落的坠进了长谷部的耳朵,红彤彤的打刀顾不上羞耻颤抖着出声:“不是的。”

  “?”从没听过长谷部说话的审神者突然抬头看向长谷部,这使得好不容易才开口的刀剑差点咬断自己的舌头。

  “我我我我现在在在在您您您您得得得......”

  “......”

  迟了好几秒审神者才意识到自己现在是像一只八爪鱼一样挂在长谷部身上的,嘴里喊着对不起对不起迫切的起身还没等手抬起来便觉得酸痛的想要原地爆炸,好不容易咬着牙直起身子手一滑“噗通—”整个人又栽在了长谷部身上,砸的长谷部闷哼一声。

  “对不起啊啊啊啊——长谷部对不起——!!!”

  “没关系的......您没有受伤吧?”

  “没有问题,但是,对不起。”

  “主?”

  “我腿麻了。”

  “......”

  “对不起啊啊啊啊啊!!!”

  据清光回忆说,当时他以为主人半夜喝醉了酒用长谷部的刀通了厕所才会发出那样的哀嚎

  总之这就是审神者和长谷部的第一次见面。

  再后来长谷部就成为了自己的近侍。而审神者显现刀剑的时间也越来越短,对灵力的使用也越来越顺手,审神者也从预备役正式入职,开始守护历史参加时政的活动,本丸的刀剑也越来越多,房间也在不断的扩张。

  唯独长谷部,是在审神者的床上显现的。

  也唯独长谷部,是万年近侍睡在审神者房间的外阁。

  这让一把主厨有了多大的骄傲的资本啊!

  但是为了审神者的名誉,长谷部从来都没有将这件事情向外透露过。

  直到长谷部发现审神者的仓库里陈列了最多的自己,直到长谷部发现审神者废弃的公文纸上有自己的名字,还有审神者的小涂鸦,直到长谷部发现审神者用灵力催生了好几架的紫藤花,直到审神者在万屋买了金色的御守,神神秘秘的对自己说这个要留给很喜欢很喜欢的那个人。

  但是长谷部并没有得到金色的御守。

  长谷部的情绪依旧那么平静,只不过在其他付丧神出阵回来换上内番服的时候会多留意几眼。

  还好,主上还没有把御守送出去。

  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更加提心吊胆,因为他实在不知道审神者喜欢的是谁。时间就这么一点一点的捱到了三月末。

  自从万屋回来后这是长谷部第二次看到审神者拿出那枚金色的御守。他看着审神者摸索了一会后小心翼翼的将御守放进怀里,珍重的放置好。

  “主上一定很在意那个人吧。”长谷部这样想着,一边希望是自己,一边又不敢这样去想。

  三月的最后一天,长谷部被叫到天守阁,审神者说要他在吃晚饭之前去万叶樱下接自己,任何人不准去提前去找,这件事是秘密。

  于是长谷部自从审神者走了之后就再没有静下心来过,写公文的时候弄洒了一瓶墨水,内番的时候把菜种都翻了出来气的大包平差点和他决斗,帮着翘掉马当番的鹤丸刷马毛,在同一个位置刷的马直打响鼻,被听不下去的鹤丸给替了下去,帮着筹备晚饭的时候把还活着的鱼直接下了锅,连盖子都没盖就去生火。把切完菜准备尝尝鱼汤却和温水中游曳的鱼大眼瞪小眼对视的咪酱吓得原地拔刀,将长谷部扔出了厨房。

  而令长谷部解脱的一句话,就是烛台切的那一句:“晚饭快要好了,主殿人呢?”

  他的话音还没落,眼前的人就像一道紫色的闪电冲出了门。

  “简直就像是骑了小云雀啊...”烛台切这样感叹道。

  一改之前冷静沉着的长谷部连呼吸都没有调整好便冲向了后山,然后在万叶樱的一片灯火下找到了审神者。

  他站在原地,看着审神者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抬起手用灵力帮助自己缓和了呼吸。

  审神者就是这样,总是以最温柔的姿态对待所有人。但是因为过于温柔,导致长谷部把握不好自己到底是不是特殊的那一个。但是今天不一样了。

  审神者从衣服内衬里拿出那枚还带着体温的御守,轻轻地放进了长谷部的手心。

  “我喜欢你。”

  在长谷部还在愣神的时候,审神者逐渐拉近了两个人的距离,轻轻亲吻着长谷部。

  在暴风樱吹雪的核心,审神者突然笑出了声。

  “长谷部,下次我亲你的时候,记得呼吸。”

  “唰——”

  审神者的回忆随着拉门被拉开的声音而终止,但嘴角的笑意并没有消退。

  “您在想什么呢,这么开心?”推门进来的是已经极化过了的长谷部,刚刚时政推出了新的合战场,审神者让长谷部领着一队去看了情况。显然长谷部是刚刚回来,身上的黑色出阵服还没有来得及换。

  “刚刚在走廊看到烛台切了,他托我给您带了下午茶。刚出了阵手上难免不洁,所以我脱了手套。”

  审神者看着长谷部把茶点放在桌子上,突然伸手捉住了长谷部还没来得及收回去的手。

  “怎么了,主?”极部挑了挑眉,眼底带着笑意的看向自己的主人兼爱人,询问出声。

  “切——长谷部修行回来了都没有以前可爱了,以前还会害羞,稍微亲密一点的举动舌头都会打结,还会飘花......”

  “所以主上刚刚是在想之前的我?”得到了审神者肯定的答复之后极部的笑意更深,一点一点的凑近了审神者,最终停在了审神者的嘴唇前。

  “我现在的舌头,也会打结哦——

  “还有,主上”极化后的长谷部在樱吹雪里微笑着看向审神者,“记得呼吸。”

——————————

  啊啊啊啊啊啊长谷部我爱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求求上天给我一个长谷部吧!!!

  哈贝贝!!!

  啊啊啊啊啊啊!!!!

  好了我嚎完了,高三婶婶吸饱了精神食粮要去背单词了

  大家再见

  我爱你们

  啊啊啊啊啊啊长谷部!!你就是婶婶心里最靓的崽啊啊啊啊啊!!!!!

  

  

评论(12)
热度(104)
©柚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