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君

这里柚子,目前准高三
刀剑全员厨,更爱长谷部,零零散散还进过Aph坑等等
并没有文笔全是流水账还ooc画风日常神经病
如果能被喜欢真的是太感谢了
【鞠躬】
那么请多多指教!

【刀剑乱舞】支援长谷部大作战——!①

  今天也在很开心的抽风  
  流水账请注意
  重度ooc请注意  
  最近作业很多估计要分段了,而且估计都短小【喂你自己不看看自己有多垃圾的嘛?!】 
   以上
——————————  
   “怎么了长谷部君,眉头皱的很紧呢,有什么烦心事?”  
  今天又是他和长谷部一起厨当番呢,午饭决定是土豆炖牛肉在加些别的,烛台切负责做,长谷部负责切。
【啊啊长谷部君有事情你要说出来不要自己一个人闷闷不乐顺便案板要被你压切了哦】  
  “主……”完全没有打起精神听烛台切的话,长谷部依旧在失魂落魄的切着土豆。  
   ……  
  好吧只要跟主有关长谷部君就是这个样子呢。  
  认命解下围裙的烛台切走到长谷部的对面,伸出手在长谷部面前晃了晃。看到长谷部的眼神慢慢有了焦距,烛台切再次问出声。  
  “主公她又怎么了吗?”  
  “啊!不,没有什么。走神了真是抱歉。”  
【哦哦——这个态度很可疑哦绝对发生了什么吧
  “……不介意的话可以跟我说哦。不过长谷部君,今天的午饭可能要改成土豆片了。”  
  “!真是抱歉!一直在走神……”  
  “不不,这个没关系的,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啊……”长谷部攥紧了手里的菜刀,动作不停。
【?长谷部君?我们今天中午可能要吃土豆丝了?】
  切菜的声音终于停止,寂静的厨房里只剩两个男人的沉默对视。
  ……
  “……所以呢长谷部君……你到现在也什么都没有说呢。”
  “就是……”长谷部抿了抿嘴,带着一丝犹豫,来了口,“主,她看我的眼神很奇怪呢。从我显现以来,就感觉到了一种古怪的态度……”
  切菜的声音重新响起。
  “啊啊,因为这个?”
  “嗯——还有别的,但我说不出来。”
  “冷淡?”
  “不,不是。”
  “那——恐惧?”
  “……恐惧的话,好像是,又好像不是。”
  “那么……故意回避?”
  “……”
  【啊没有回应呢那看来就是了——】
  “既然这样的话,那趁主公出门了,我们在午饭的时候开个小会吧?”
  “背着主私下开会?”长谷部的刀顿了顿,抬头看向烛台切,“不,这样有悖我……”
  “长谷部君不想听听大家的意见吗?这件事情让长谷部君自己想的话也想不出来吧?本丸的大家或许有什么好方法呢?毕竟长谷部君可不像是会堵住主公问个明白的人呢……”
  ……
  【啊,这算是默许了吧?】
  “好的那么就愉快的决定了,顺便一提,今天的午饭是土豆泥了哦!”
  ……
  “……失,失礼了……”
——————————
  午饭时间。
  本丸的大厅里,本来热热闹闹的氛围,烛台切轻轻拍了拍手,大家慢慢安静下来。
  “哟——光坊?怎么了吗?”鹤丸左手支着下巴,右手灵巧的转着筷子。
  “啊,是这样。长谷部君比较在意主公对他的态度,听长谷部君的描述,主公的态度的确有些奇怪呢。所以想听听大家有什么主意,试探一下主公。”
  “哦哦——!”鹤丸放下了筷子,轻巧的从自己的座位上弹起来,“听起来像是要探寻主公内心的秘密一样呢!”
  “咳咳——”
  【鹤丸被来自脸红长谷部危险目光锁定】
  看着本丸大家都对【主公内心的秘密】感兴趣的样子,鹤丸搭上烛台切的肩膀,笑着看向长谷部:
  “那既然这样的话,我们就成立一个组织咯!”
  “就叫‘支援长谷部君大作战——’怎么样!”
  脸埋在土豆泥里的长谷部猛然抬头
  “诶?”
  “诶——?!”
  Tbc.
——————————
  ……好不容易打出来的,先发出去吧
  有时间再改
  【作业还没写完我要吐魂了】
  以上
 
 

评论(9)
热度(39)
©柚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