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君

这里柚子,目前高三生
刀剑全员厨,更爱长谷部,零零散散还进过Aph坑等等
并没有文笔全是流水账还ooc画风日常神经病
如果能被喜欢真的是太感谢了
【鞠躬】
那么请多多指教!

【刀剑乱舞】长谷部要学习的事情还有很多②

  明天期中考试

  这两天一直复习

  今天晚上放飞自我了

  依旧神经病长段子

  流水账的文笔请注意

  重度ooc请注意

  以上

——————————

  审神者最近心情不太好。

  倒不是因为别的,就是最近总是有上门来推销东西的,虽然每次都委婉的拒绝了,可是那些推销员像是事先商量好了一样,这位刚走,下一位很快就会摁响门铃。

  简直就像是他们因为知道这户人家只有一个女孩子,所以无所畏惧了一样。

  “啊——心好累,啊好烦!”好好批着公文的审神者突然把笔一摔,笔尖溅出来的墨水把白纸染上了一块一块的乌黑色。

  坐在审神者旁边的长谷部波澜不惊的撤去了染污的纸,擦干净了桌面和笔尖,而后端正的跪坐在审神者的旁边,看着瘫成一滩烂泥的审神者,“主,现世发生了什么让您如此烦心?”

  “长谷部啊——”审神者懒懒地偏过头,盯着自家近侍淡紫色的眼睛有气无力的嘟囔,“也没有什么事啦,就是可能得把我父母接过来跟我一起住一段时间了。”

  “主的父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么?主被别人盯上了?什么人?怎么回事?什么时候开始的?他有没有对您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他......”

  “停停停!”审神者从桌子上爬起来,一点一点挪到自家近侍旁边,“没有的事,也没有很严重啦,你别着急。”

  “那您?”

  “啊,就是一堆人经常来推销,像是认准了我们家只有我一个人一样,被吵得有些烦。”

  “啊原来如此,所以主才要跟父母一起——主?!”

  长谷部看着软软倒在自己怀里的审神者有些手足无措,等到镇静下来的时候却发现审神者已经睡着了,嘴里还嘟囔着“别动借我靠一会......”

  长谷部做出了一个决定。

——————————

  等到审神者一觉睡醒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身边没了长谷部的影子。

  “长......“后面的音节还没有发出来,就看见烛台切推着脸红的长谷部走进来了。

  ......

  哦豁,长谷部脱去了自己的内番服,换上了咪总卸去了护甲的出阵服,黑西装黑领带,修身细腰大长腿,鼻梁上还架着从药研那里借来的眼镜——啧。

  不是的,我并没有留鼻血,真的

  “长谷部?咪总?你俩玩什么呢?”

  【话说回来咪总长谷部穿这身就像个商业精英为啥你穿上之后就那么host呢

  【主公今天晚上的饭后小点心没有了哦

  “现世不是有什么人一直在打扰主公么,您父母的年龄也不适合这样长途奔波吧。如果给他们一种这户人家有男主人的感觉会不会好一点呢——啊这都是长谷部君跟我说的哦‘绝对要帮主分担!这样的小事怎么能劳烦主的父母呢?’这样哦。”

  “哦哦——”拖长了音的审神者看着想拔刀压切了咪总的长谷部和笑的一脸天然的烛台切,摸了摸下巴一脸思考。“所以长谷部的意思是跟我一起回现世?”

  “......是的。”

  【......长谷部你脸红的给我一种要带你回家见父母的感觉

  “倒也......是个好主意啊!那明天我们就——”

  “不是的哦主公,长谷部君的行李已经收拾好了呢都已经放在大门口了。”

  “???”

  审神者看着羞愤的快要把头低进衬衫里的近侍,抿了抿嘴,“那今天晚上就走吧!”

  【......您答应的还真是快呢

  【当然了领着这样的长谷部我简直都不想在本丸多呆了!

——————————

  本想当天晚上就回现世的审神者和长谷部被烛台切拦了下来,等到第二天上午这两个人才被放回现世。

  审神者有自己的工作要做,于是安置好长谷部之后就急急忙忙的出了门,留下长谷部一个人在家里转悠。

  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走过,卧室,书房,厨房,厕所......这是他的主在现世的住所。

  “叮咚——”门铃声响起,长谷部收起了脸上不自知的傻乎乎的微笑,走向了玄关。

  “您好,我是——”

  “推销?”长谷部站在门口,看向外面的男子。

  “诶?啊,啊,是的,请问您——”穿着西装背着挎包的男子像是从来没想到过开门的会是个男人,目光还偷偷的往室内瞥了一眼。

  “谢谢您,不过我们不需要。”长谷部的脸上慢慢浮起了笑容,如果审神者和烛台切他们看见了,一定会一阵恶寒。

  【营业用标准微笑式[毛骨悚然]长谷部了解一下?

  “啊啊,这样,那么打扰了。”像是知道了面前的男人不好惹,推销员微微弯了弯腰,转身走了。

  就审神者不在的这一天,长谷部开了不下五六次的门。

——————————

  “我回来啦!”审神者用钥匙打开门,看着自家近侍像一只大型犬一样蹲在沙发上,一看见她回来眼睛都亮了,跳起来想迎接她,被审神者挥挥手制止了。

  “怎么了怎么了长谷部?”走到沙发旁边挨着长谷部坐下,审神者一脸不解。

  “啊!他们来过了?”

  长谷部点了点头,把眉毛皱了起来。“来的次数还真是频繁。”

  “是吧,今天辛苦长谷部啦!呼,那我去洗澡,长谷部有什么想吃的吗?”

  “饭,已经做好了......”长谷部耳根有点红,眼神飘飘忽忽。

  “诶?”

 【收获一只熟透的小媳妇长谷部

——————————

  就这么过了几天,因为长谷部在的缘故,上门推销的人和次数都渐渐的少了起来。

  “叮咚——”正在厨房做饭的长谷部听到门铃,欢欢喜喜地迎出门,开门却发现是穿着制服的男子。

  “您好,请问您——”

  话还没说完,男子感觉到自己的脖子前多了什么湿湿凉凉的物体,低头一看是长谷部手里拿着的锅铲,尖端对准了男子脖颈上的动脉。

  “我是不是说过,我们不需要?”长谷部没有扯出营业用笑容,反而冷冷的看着门外的男子。

  “不是的,您——”

  “不买,滚!”

  门被长谷部摔上了。

——————————

  “长谷部?心情好像不是很好?怎么,还有人上门来推销?”审神者回到家明显的感觉到了长谷部周身的低气压。

  “啊,是的,不过现在没事了,应该不会再来了。”

  “哦哦,那长谷部今天接到快递了吗?”

  “快递?什么快递?”长谷部迷茫的看着审神者,摇了摇头。

  “诶?可是快递员跟我说过今天会送过来的。真的没有快递来么?”

  “......”

  “长谷部?”

  “就是,今天有个人穿着不同的制服的人来,就来了这么一个人。”

  “他说了什么?”

  “‘您好,请问’。”

  “没了?还是你没听完?”

  “对不起,主,我并没有听完。”

  “啊啊,那你说了什么?”

  “......”

  “嗯?”

  “我对他说了‘不买,滚’。”

  “语气像现在这么平静?”

  “不,不是。”

  “啊啊——”审神者哭笑不得的看着自己的近侍,现在的长谷部像是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事情一样,低着头不说话。

  “我去给他打个电话道歉吧。”

  “十分抱歉,让您为难了!”长谷部突然站起身,走到审神者面前行了土下座。

  “?”被吓了一跳的审神者想扶起长谷部,却发现近侍大人在某些地方执拗得很。憋着笑打开了手机,拨通了快递员的电话。

  “您好,啊,是的,今天下午真的是十分不好意思了。”

  “是的是的,真是不好意思。”



  “——我丈夫他今天心情不太好,请您原谅。真是十分抱歉了。”审神者抿着嘴,笑着看长谷部猛然抬起头,脸都红到脖子根。

  ——哦哦,原来长谷部在现世也可以暴风樱吹雪的啊——



——————————

  流水账over

  滚去复习了

  大家祝我考试成功吧!

  日常撩扯长谷部,打卡表白【1\1】

  以上

  

评论(4)
热度(67)
©柚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