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君

这里柚子,目前准高三
刀剑全员厨,更爱长谷部,零零散散还进过Aph坑等等
并没有文笔全是流水账还ooc画风日常神经病
如果能被喜欢真的是太感谢了
【鞠躬】
那么请多多指教!

【刀剑乱舞】长谷部要学习的事情还有很多①

  神经病产物

  这大概会是个系列

  因为我游戏里的长谷部还没有一岁【?

  画风日常放飞

  重度ooc请注意

  垃圾文笔请注意

  以上

——————————

  按照常例长谷部在早上八点准时敲响审神者的房门,却在手指附上帐子门的一刹那听到了门里传出来轻轻的,压抑忍耐的呻吟声。

  在战场上厮杀惯了的付丧神鼻子格外灵敏,他闻到了审神者屋内传出的淡淡的血腥味。

  “主?!您受伤了么?怎么回事——?”护主本能让长谷部有些着急,连平时的失礼都没有说,就急切地想拉开帐子门看看他主公的情况。

  “呃——长谷部啊。”依旧是虚弱的声音,长谷部有些急切,却听见审神者在门里闷闷的说,“不用进来,我自己处理一下就好。今天的日课麻烦你了,我休息一下。”

  “主?您——”

  “没事的长谷部,不用管我了。”

  主命如此,但长谷部一天都在担心,整个人都心不在焉。

  “怎么了长谷部君?今天一整天都不在状态呢。”一起厨当番的烛台切背负着本丸大家的期望问出了所有人都好奇的问题。

  【废话啦你想一想你们家的长谷部批一会公文叹一口气种一会地眺望一下远方甚至在说出阵名单的时候走神了!那个长谷部!他走神了!

  【太可怕了这个问题一定要出个人去问个明白要不然大家都要住到石切殿那里去了啊啊啊啊啊啊——

  “主今天早上很虚弱,而且主的房间里有淡淡的血腥味。主一定是受伤了,却不让我进屋查看。我担心主的伤势——可是主命......”

  【这么一说的确很让人担心呢但是——啊啊长谷部君那是酱油!不不不长谷部君?那不是白糖哦那是盐!啊长谷部君!味精的量!......长谷部君......我没看错的话这条鱼它还在锅里跳呢啊?!它在游啊!

   【烛台切光忠,重伤

——————————

  最后的长谷部被忍无可忍的烛台切丢出了厨房,还友善地提出了建议像是“实在不放心托短刀们去查看一下”这样的话。

  长谷部找到了正在种田的不动,好在不动修行过了,虽然关系依旧没那么好,但是主公的事情不动一向是很在意的。

  于是极化短刀的高速机动冲到天守阁又慌慌张张的跑了回来,手里提着个小布包。

  里面是一块带血的布。

  “主——————!!!”

——————————

  正在手入室研究药材的药研还没等反应过来就被人一脚踢开大门嘴中嚷着“失礼了!”“主!”“大出血!”这样意味不明的话然后被人扛起来就跑。

  倒挂在肩膀上的药研一脸冷静沉着,甚至推了推即将颠下来的眼镜。

  “长谷部君?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么?”

  【说不明白柄通你哦

  “主她,血,出了很多,布!”

  【对不起我还是现在柄通你吧

  “你能再说一次么?”

  “主她大出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致搞清楚事情的药研不在说话,抿着嘴看着长谷部一下拉开审神者的房门,还叫着“主——我把药研带来了您的伤势——诶?烛台切?”

  “呦长谷部君,真巧。”

  【哈哈就是呢巧——个鬼哦!

  长谷部一脸不解的看向靠在软垫上的审神者,却被肩膀上的药研拍了拍,从长谷部的身上滑了下来。

  “长谷部君,大将她只是正常的生理现象,并不是大出血。”

  “诶?生理——现象?”

  “啊啊是的呢就像长谷部君每天早上醒过来会出现的状况呢。”

  【出现了!一脸笑容的说出可怕的话的烛台切!

  “所以呢?近侍大人?你就这么扛着药研横跨整个本丸?”

  “不是哦大将,长谷部君还喊着‘大出血——!’这样的话哦,全本丸都知道了呢。”

  “长谷部?介意无缝远征一周吗?”

  


  “诶——?”

——————————

  神经病段子完成!

  日常撩扯长谷部

  开学了,那么大家晚安

  以上

  

评论(15)
热度(57)
©柚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