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君

这里柚子,目前高三生
刀剑全员厨,更爱长谷部,零零散散还进过Aph坑等等
并没有文笔全是流水账还ooc画风日常神经病
如果能被喜欢真的是太感谢了
【鞠躬】
那么请多多指教!

【刀剑乱舞】小长谷部真可爱啊——

  神经病产物

  画风不正常系列再加一

  没有文笔请注意【就是流水账

  长谷部变小设定请注意【真的是连心智都变小了哦

  重度ooc请注意

  以上


————————

  自从时政出了新公告,月初的清闲荡然无存,这两天审神者的队伍简直像是住在了暂时推出的合战场上。

  倒不是为了新刀,审神者在这方面一向随缘,而是为了时政给的通关奖励。

  E2的难度低了一点,也适合日战比较脆的刀种升级。于是审神者让长谷部当队长,去领着一队小短裤们练级顺便看看能不能在E2看见某个哈哈哈哈蓝色狩衣眼中有新月的美丽看板郎爷爷

  长谷部一向是主命必达的,虽然知道审神者对看板郎的执着一直大于对别的刀剑男士的执着,但是也让长谷部小小的吃了一把醋。

  连续长时间不眠不休的出阵,再加上这两天本丸和合战场完全不同的气温以及长谷部内心的小醋坛子作祟,在回到本丸的一刹那,长谷部晕倒了。

  “我说这两天他情绪怎么这么不对劲,整个人也不在状态,”审神者看着躺在床上呼吸都发烫的付丧神,用冰水浸湿了毛巾,放在长谷部的头上,看着自家近侍眉头稍稍舒展了一些,审神者摇摇头,回身看向前田“辛苦你了前田,那么从现在开始由你担当第一部队队长。一定照顾好自己和兄弟们,好么?”

  “是,主公大人。”懂事的小短刀端正的跪坐在你面前,轻轻低下了头,然后慢慢退了出去。

  “我的近侍大人啊——”看着长谷部睡梦中依旧紧蹙的眉头,审神者突然笑了,“怕不是个傻的。”

————————

  审神者守了长谷部一个晚上,快天亮的时候没挺住伏在旁边的桌案上睡了过去。

  摇晃啊摇晃,审神者于睡梦中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一直在摇晃自己。

  “别闹了,让我再睡一会。还没到八点呢——”审神者轻轻的嘟囔,拍掉了一直拽着自己的手。

  说完这句话果然没有人再来打扰审神者睡觉,但却传来了小孩子呜呜咽咽的声音,声音很小,听得出那孩子尽力让自己不发出声音,但却止不住自己的抽噎。

  “唔——”审神者揉了揉眼睛,模模糊糊地看到个白团子在自己桌子前面啪嗒啪嗒掉眼泪,小嘴咬得死死的不想出声。

  “是退退吗?大早上的怎么就哭啦?”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审神者大大的抻了个懒腰,因为打了个哈欠,眼前模模糊糊的世界终于显现了它本来的样子,而面前这个把脸憋得通红的白团子,也在婶婶惊讶的目光下可怜巴巴的开了口。

  “主呜呜呜呜——嗝,我我我不是五虎——嗝,不是五虎退,是长,长谷部——”

  煤色发丝的付丧神穿着平时的衬衫,却将将只到膝盖,白白的这么一个小团子光着小脚站着却只能在桌子前露出个小脑袋,小脸憋得红扑扑,眼睛因为哭过透彻得像两块淡紫色的水晶,就这么委委屈屈的瞅着你。

  “是长谷部啊......长谷部?!”如果说刚刚的婶婶还有些迷糊,现在已经彻底清醒了。

  “呜呜呜呜——主,我,嗝,我难受——呜,冷——”,小家伙可怜巴巴的看着审神者,抹了抹自己的眼泪,小手手拽住了自己的衬衫。因为袖子太长了,连手都没有露出来呢。

  突然想起长谷部还在发烧这个事情,审神者身体一僵,急急切切地想站起来,“长谷部——?!诶——?!!”

  腿坐的太久了,早就麻掉了,站没站起来,反而彻底躺倒在地上。好在是和室,审神者就着这个姿势,才看到长谷部光着脚。

  “主?”小长谷部看见审神者摔倒,啪嗒啪嗒从桌子前面绕过来,跪在婶婶头顶,把婶婶的头抬起来放在大腿上,“主,嗝,您没事吧?”

  “不不不我完全没有事情,相比这个长谷部你先——不,算了,估计折腾这么久你的被窝也凉了,过来我摸摸头。”审神者直起上身,探了探小长谷部的额头,昨晚刚降下去的温度似乎又慢慢的上来了。

  “啊果然,还在发烧。”审神者放下手,缓了一会直接抱起了长谷部。

  “——主?”完全没有想到的小长谷部微微睁大了眼睛,还没等询问就被审神者用薄被包得严严实实,小脑袋露在外面一脸不解。

  “那,我现在陪长谷部睡一小会,一会起来去带你找药总,好不好?”

  “诶?和,和我一起吗?”清脆的,因为哭过有些沙哑的,小孩子特有的可爱的声音。

  “对,那么现在要睡觉了哦,天还没亮呢。”审神者抱住小长谷部,轻轻哄劝,感受到小团子在自己的怀里呼吸渐渐平稳,审神者一脸复杂。

  不,请不要往变态那方面想,啊虽然自己喜欢的人变得小小的肉乎乎的小脸红红的用稚嫩的嗓音跟你撒娇什么的真是让人幻肢都忍,不,不是的。目前的情况是,长谷部得身体变小了。

  而且看起来不仅身体变小了,连心理年龄都变小了呢。

  【完全不是那个某畜的近侍大人了呢

  现在的长谷部完全就是一个小孩子,从里到外的,当然,年龄不包括。

  “唉——”审神者长叹一声,准备悄悄的起身去找一下烛台切,估计现在的本丸除了平安老刀们起床看日出了之外,只有这么一个正常人可以帮得上自己了呢。

  “诶——?”准备起身的审神者动作突然顿住,浑身僵硬的看着拽住自己睡衣的白色小手。

  “唔——主,不要走——”

  【妈耶长谷部你放过我吧我可能要犯罪了

  啊怎么办这种情况要怎么去找咪总,啊怎么——办......嗯——

  要不用小被子把长谷部绑在自己身上?

  决定了,就这么决定了。

————————

  “所以主公这就是您大早上身上绑了个孩子过来找我的原因?我以为鹤先生又教给了您什么了不得的招数像是和刀剑男士有了私生子什么的,不不,我没有说什么不帅气的话哦——所以说,这是长谷部君?!”

  啊啊,趴在主公的胸口睡得很香呢。

  小手还攥着主公胸口的衣服呢。

  啊啊真不帅气啊,但果然由我来斩断他吧!!!

  “咪咪咪咪总,案板,案板裂掉了!!!”

————————

  “总之一觉醒来就这个样子了,药总现在估计还没有醒,要是去找他的话整个粟田口都会被我吵醒的,所以不能去。就只能过来跟你商量了。”

  “哦——那既然主公指名我了,那就要完成主给的任务呢——所以主您真的没事吗?感觉您好像很累啊,毕竟长谷部君也是有重量的呢。您从刚刚来到现在一直抱着长谷部君呢。”

  “稍微,有一些累。”审神者仰了仰脖子,听到颈椎摩擦的声音了。

  “那要不,我来抱一会?毕竟这是厨房,开了火也不会冷到哪里去。”金色眼睛的付丧神微笑着提议,并做好了从审神者怀中把某个熟睡不自知的人接过来的准备。

  “诶?”在婶婶把薄被从身上解开,烛台切的手已经伸到小长谷部的腋下时,熟睡的小家伙悠悠转醒。

  ......

  回头看了一眼某把黑色太刀,长谷部飞速的抱住审神者的脖子,小脸埋进婶婶的脖颈带着哭腔的抗议“呜——我不要他!主,主,您不能把我给别人!我不要!主,我不要呜呜——”

  【婶婶,会心一击达成

  【咪总:果然还是让我斩断他吧!!!

  “好啦好啦不会把你给别人的,没事啦长谷部没事啦,”轻轻拍了拍怀里的长谷部,婶婶看向烛台切的目光中充满无奈,悄悄地做了口型

  【抱歉啦咪总

  烛台切摇头笑了笑,收回了手。“要病好的话,首先要给病人做出合适的料理呢——那么,乌冬面怎么样?”

  “嗯——乌冬嘛——”审神者微微思考了一下,看着长谷部没有什么太抗拒的意思,“好吧,我记得隔壁丸的婶婶发烧就吃的这个。长谷部的话,应该也可以......?那就辛苦咪总了!”

  “不不,能帮上主公我很开心。”黑色的太刀系上围裙开始准备相应的食材,而婶婶这就这么抱着紧紧搂着自己脖子的小长谷部坐在了小火炉旁边。

————————

  早饭是艰难喂完的。长谷部不肯离开审神者一秒钟,哪怕是本丸里再人妻的刀都不行。连换人抱一会都不肯,只要审神者一有什么解被子的动作小长谷部就会死死的用小胳膊圈住审神者的脖子哭哭唧唧,谁拉都不行。就连药研做检查的时候都是在婶婶怀里做的。

  啊对了,期间去找了一趟不动行光,因为本丸里的短刀只有他和长谷部在历史上有一些渊源,而且不动的内番服看起来很有弹性,穿起来应该会舒服一点。好在不动已经出去修行过了,没有任何迟疑就将自己备用的内番服找了出来借给了长谷部。

  换衣服也是审神者亲自动手的,歌仙一直在旁边说什么不风雅,但是却没有任何办法能把长谷部这只人形树袋熊从审神者身上拽下来。气的歌仙发誓如果长谷部变回来了一定要向审神者递上手合申请。

  【第三十七个人就决定是你了长谷部君!

  艰难的度过了一天,终于熬到了晚上,审神者觉得自己的脖子都快断掉了。

  “长谷部?”审神者摸了摸怀中小家伙的额头,还好,温度下去不少了。比白天好了很多,但小长谷部一直属于迷迷糊糊昏昏沉沉的状态,只有在有人要把他从婶婶身上弄下来的时候才会挣扎一番。最后直接抱住婶婶脖子不松手了。

  对于这个状况,时政给的答复是好好休息几天就可以了,或者审神者用灵力帮帮自己的付丧神,状况会好很多。

  所以在小长谷部挂在审神者身上这一天婶婶都在用灵力帮长谷部退烧。

  “长谷部?我们去洗澡好不好啊?”审神者托了托怀里的小身体,轻声询问。

  “洗澡?洗洗洗洗洗洗澡?!”小长谷部终于从昏昏沉沉的状态脱离,小脸红的让审神者误以为长谷部又反复了。

  “对啊,洗澡。”

  【长谷部你脸别那么红,我都快搞不清你这一天萌娃是不是装的了

  小长谷部瞪大眼睛,眨了眨,直直的盯着你。

  “啊,只是给长谷部洗澡哦。洗完澡用被子捂好睡一觉应该就会好的差不多了。”

  【刚刚是不是错觉我怎么觉得长谷部眼睛里的光暗了下去?嗯?

————————

  真巧,婶婶在温泉门口见到了穿着浴衣的咪总。

  烛台切的视线在婶婶和长谷部中间看了个来回。

  “主公这是要,带着长谷部君洗澡?”

  “啊,只是给长谷部洗澡而已。”

  【咪总你的目光很危险哦

  【因为我现在真的很想斩了长谷部君呢

  果然,在烛台切提出由他给长谷部洗澡,审神者休息一会之后,长谷部把婶婶搂的更紧了。

  ......

  在这个问题上长谷部最终没有比过烛台切,完全是被某把冒着黑气的黑色太刀硬生生给扯下来了呢。

  婶婶听着更衣室里烛台切刚开始的哄劝慢慢变成威胁最后简直变成了单方面的虐,不,没什么。

  具体点就像是“长谷部君把双手举起来好不好呢?像你平时见了主公之后心里撒欢的状态?”

  “我凭什么听你的——我不要你我要主!你走开!”

  “哦那不举手的话从明天开始长谷部君的料理就变成各种光忠特制好了比如说牡丹饼之类的。”【棒读】

  “......”

  如果说更衣室里的声音不足以震撼,那么温泉里的声音简直就是屠......,甚至传出“扑通——”的落水声。

  审神者无奈的扶额,“咪总,算了,你给长谷部套上泳裤,我来吧。”

  如果不是见证了烛台切领着小长谷部进去的场面,审神者觉得咪总一定是领着自己的舰队去大西洋上和英军打了一场。

  “辛苦了,”审神者苦笑着递上毛巾,看着浴衣湿透的付丧神,“你回去吧,我来就好了。”

————————

  泡在水里的小长谷部格外可爱,小脸被热气蒸的粉扑扑,身板比平时小了很多但线条却比平时的长谷部更加柔和。水气升腾的长谷部的眼睛湿漉漉的,就这么盯着你一步一步地走近,把半张脸埋进水里呼出了一堆小泡泡。

  真可爱啊这样的长谷部——不是的我完全没有什么可疑的意思哦

  好不容易忍过了洗澡这个漫长的过程,审神者抱着长谷部回到阁子里喂小长谷部喝药,百般的哄小长谷部睡觉,一遍一遍重复自己不会把他送给别人,靠在长谷部旁边就在这么坐着轻轻拍打,小长谷部死死的拽住婶婶衣角。

  “主不能把我送人!谁都不行!”

  “好好好我们不送,谁说我要把你送人了?”

  “那主不许走!”

  “不走不走,长谷部在这里,我哪里都不去。”

  “真的?”

  “真的真的。”

  “那您抱着我!”

  “抱着抱着,睡觉吧?部部?”

  “唔——”小长谷部突然从婶婶的怀里爬起来,抱住婶婶的脸轻轻“啾”了一下,然后急忙拿被子把自己裹了起来重新缩回婶婶的怀里。

  “噗,”审神者摸了摸脸,弯腰低声



  “——那晚安?我的小长谷部?”

  啊,花瓣都飘到外面来了哦?

————————

  第二天早上,审神者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惊醒,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却发现薄被下面没了小团子的影子。

  “长谷部???”审神者刚喊出声,就看见大长谷部红着脸从另一床被子里探出头。

  “怎么了长谷部?变回来了?为什么躲在那么厚的被子里?”审神者不明所以,在长谷部还没来得及阻止的情况下掀开了被子。

  ......

  哦豁,不动的内番服质量真好,完美的勾勒出了长谷部挺直纤细的腰身,短裤虽然比粟田口家的长也没能完全盖住长谷部的腿。平时穿着长裤根本就不知道原来长谷部的腿这么白,再配上长谷部现在红的滴血的脸——人间绝景。

  审神者流出鼻血在内心疯狂尖叫咆哮。

  后果嘛,被说教了好几个小时,腿都麻了。


  “咳咳,主。”你看着长谷部别过脸停止了说教,跪坐在地一脸困惑。

  “怎么了嘛长谷部?”

  “就是,为了谢谢您照顾我,”长谷部耳根红了起来,结结巴巴的说“腿,就,给您,摸一下。”



  “诶?”

  “诶——?!”



————————

  ok

  自我满足产物完成

  总觉得大家很喜欢这种牙白的展开啊摸腿啥的

  虽然我也喜欢

  日常撩扯长谷部,打卡表白【1\1】

  以上


  

  

  




  

评论(28)
热度(113)
©柚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