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君

这里柚子,目前高三生
刀剑全员厨,更爱长谷部,零零散散还进过Aph坑等等
并没有文笔全是流水账还ooc画风日常神经病
如果能被喜欢真的是太感谢了
【鞠躬】
那么请多多指教!

【刀剑乱舞】跟长谷部表白会怎么样呢?

  终于

  熬到清明放假了!!!

  那么今天也是画风放飞

  没有文笔的流水账请注意

  重度ooc请注意

  以上

————————

  每个月初都是审神者最闲的时候。

  报告?那种东西慢慢写总会写完的嘛。再说有长谷部在啊?

  日课?我有做啊?而且有长谷部在啊。

  安排?最近也没有开新的合战场,问什么不瘫倒享受时间呢?再说有长谷部在啊?

  挖山?每天都有去啊——不对,挖什么山,人家那叫厚樫盆地,不懂不要乱说嘛——再说有长谷部啊?

  爷爷?什么爷爷?哪个爷爷?蓝色狩衣眼睛里有月亮那个?——我都要去盆地你居然问我这个问题?!再说我有长——唔唔唔!!!

  “主,我们吃您最爱的小点心牡丹饼现在乖乖的在旁边躺好不要再说话了好么?失礼了。”长谷部的右手紧了又紧,你看着他手里的那根已经弯成奇异弧度的笔,识相的点了点头,毕竟自己的近侍大人真正生气起来,跪在旁边几个小时的说教都是有的呢。

  【您不跟鹤丸殿下一起不就没有这一说了么?

  【再说了因为追求刺激把脚崴了现在只能卧床的人是谁呢?

  审神者不满的撇撇嘴,上个星期鹤丸说后山晚上有萤火虫,大晚上的一人一刀避过长谷部悄悄溜出去了,鹤往高草丛里那么一飞,扬起了一片萤火,配上白衣的鹤,真真人间绝景。

  于是审神者也想制造一下这么浪漫的场景,学着鹤丸的样子也往草丛里一“飞”,整个人直接戳进了齐腰深的草丛,萤火绝景没看见,倒把脚崴了,又因为矮使不上力气站起来和太晚了鹤丸看不清,花了好久才被鹤丸从草丛中捞起来。等着两个人回了本丸大厅,就看见长谷部满面怒容的在厅里等好了。看着鹤丸怀里的审神者长谷部感觉自己火气上涨了两个度。

  【长谷部君人生没有惊吓的话心死会早于身死哦

  【那您介意我现在压切了您么鹤丸殿?!

  本来准备好说教的长谷部被审神者痛得发白的脸色吓了一跳,急忙从鹤丸怀里把审神者接过来,直接就往手入室跑。看着长谷部迅速消失的身影,鹤丸挠了挠脸“稍微,有些惊吓过度了?不行得去找光坊商量一下。”

————————

  终于把磨人的牡丹饼咽了下去,审神者哼哼唧唧“长谷部——我不想带着药总给我贴的布了,我觉得我好的差不多了诶!”一边说,一边直起身准备站起来。长谷部还没来得及阻止,就看着审神者起身到一半突然松了力气跌回榻榻米。

  “——嘶疼疼疼疼!!!”审神者眼睛里蓄起眼泪,还没等第二声疼发出来,已经被长谷部摁倒压回被子上。

  “您就不能好好的养伤吗?”头顶是长谷部气急败坏的声音,审神者缩了缩脖子,没敢说话。

  “别动,我给您看看。要是这一下加重了伤势您就不用回天守阁了,我会把桌子搬到手入室的!那么失礼了。”长谷部把审神者的脚往自己腿上一放,就着这个姿势揭开药布查看伤势。

  本来纤细洁白的脚腕现在红肿起一大块,小腿处还有些擦伤。

  说实话,长谷部是来到本丸时间最早的一批刀剑男士,听从审神者的命令解决了一个又一个合战场。同伴受伤的样子见得多了,轻伤中伤的样子,流血甚至疲累奄奄一息的样子都已经见怪不怪了,虽然紧张着急,但是和他现在的心情完全不一样。

  现在的长谷部,满满的全是心疼。

  “要是当时我在主的身边,主或许就不会受伤了呢。”长谷部低声跟自己说。

  “近侍大人?你刚刚说什么?”从疼痛中渐渐缓过神的审神者看着抱着自己的腿浑身溢出沮丧气息的近侍,突然笑出声,把另一条腿悄悄挪过来,把长谷部圈在两条腿中间,直起身捏住长谷部的脸,扯出一个笑容来。“好啦近侍大人,就是崴个脚嘛,又不是没跟你们上过战场,小事情啦。笑一下嘛——“

  “主——?!”长谷部一惊,突然意识到两个人现在的姿势有多暧昧,想躲还怕加重审神者圈在自己腰上的伤腿,于是把那两只在自己脸上胡作非为的手捉了下来,红着脸别过头,“主,您别闹了。”

  【诶——那你脸红什么啦——近侍大人——

  帐子门被轻轻敲响,“主公?长谷部君?药研说他在研究新的伤药,或许对主公的脚有用,所以托我带来了新的药布。顺便午饭做好了,那么我端进来了哦?”烛台切的声音在门前响起,随即帐子门被拉开。

  ......

  ......

  ......

  “失礼了。”烛台切把伤药和饭菜放在桌子上,低着头退了出去“主公,长谷部君,我什么都没看到哦。就是主公还有脚伤,长谷部君注意一下哦。”

  【鹤先生的担心完全多余呢甚至还为长谷部君创造了机会不过原来长谷部君是这种欲求不满的人吗

  【你都脑补了什么你回来我要压切了你啊打击73了不起么?!

————————

  禁不住审神者的软磨硬泡,长谷部终于同意审神者不用躺在褥子上了,只不过想去哪里要告诉他,必须由他,压切长谷部全程陪侍。

  “话是这么说啦,不过近侍大人,厕所,我还是要自己去的吧?”

  “!!!对对对对不起!!!您请,请随意!”

  啊,红着脸跑掉了。

————————

  “长谷部啊,”坐在桌子旁边看着他批阅本来应该是自己干的事情,审神者有些愧疚,“今天长谷部已经写了很久的字了啊,午饭都没有吃,长谷部不饿吗?”

  “不,我饿了的话会自己去厨房烛台切的,主不用担心我。”长谷部的视线从公文上转到审神者的脸上,“所以您是又坐不住了吧?这次想去哪里呢?”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愧是我的近侍大人呢!”审神者扬起嘴角,“我想去后山看看。”

  “您还想去后山?!”看着长谷部的拳头隐隐有握紧的倾向,审神者急忙将自己的手握了上去“不不不这次不是有你吗,就是想让长谷部跟我一起去。”察觉到长谷部不解的目光,审神者笑得更开心“就我们两个人。”

————————

  后山。

  “就是这前面了,长谷部累不累啊?”审神者手里举着灯给长谷部照明,趴在长谷部的后背上问。走的这一路,因为道路不平,长谷部坚持不让审神者自己走,于是是他背了自己这一路。

  “我没有事,主请放心。”长谷部的呼吸依旧平稳,似乎身上多个人与平时没有什么区别。

  “就是这里啦!”长谷部和你看着面齐腰的草丛。

  “这里,有什么在意的吗?”长谷部不解的看向审神者。

  “那你放我下来。”审神者趴在长谷部耳边,笑着说,“就放下来一会,药研不是都说了我没什么事情了嘛,再说,有事情不是还有你嘛。”

  【近侍大人?您原来怕痒?

  被长谷部小心地放了下来,审神者转身向长谷部笑着说,“那长谷部你看好了哦!”

  审神者就这么一点一点的进到草丛深处,随着她走过的路,惊醒漫天萤火。

  如果说长谷部经历了百年的历史,那也仅仅是作为一把刀,而不是作为一个人而经历。但是现在不一样,现在的长谷部拥有人的身体,拥有人的思想,拥有人的心。而这一切都是自己眼前这个人,这个永远扬着笑容,永远阳光向上,教会他人类所能支配的情感,人类所拥有的七情六欲的人赋予他的。

  他的一切,都是因为她的存在,而存在。

  长谷部甚至没有发现,他踩着审神者走过的路,紧紧地跟上了审神者的脚步。

  两个人就这么走进了草丛深处。审神者笑着回头看向长谷部,“好看吗,长谷部?”

  “好看。”——我是在说您。

  审神者笑得更加开心,“喜欢吗?长谷部?”

  “喜欢”——我喜欢您。

  “一想到可以和长谷部一起来,就觉得摔伤了也很值得呢。”

  “主真的是......”

  “嘘,长谷部,”漫天萤火,映着审神者的脸,她就这么笑着,低声而又清楚的,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见过最美的景色,就想着送给你了。"

  萤火环绕,微风徐徐,草丛中央炸开了漫天的樱吹雪。



  【我能去的,我想去的,我的归宿,只有您的身边——】

————————

  自我满足产物终于写完了【老夫老妻模式】

  日常撩扯长谷部,打卡表白【1\1】

  清明节到了

  大概下一篇是刀子了

  以上

  



  

评论(2)
热度(74)
©柚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