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君

这里柚子,目前准高三
刀剑全员厨,更爱长谷部,零零散散还进过Aph坑等等
并没有文笔全是流水账还ooc画风日常神经病
如果能被喜欢真的是太感谢了
【鞠躬】
那么请多多指教!

【刀剑乱舞】长谷部变小了呢

  其实我觉得还可以叫【烛台切:拉开门我看见了什么!】

  开始放飞自我

  画风越来越不正常系列喜加一

  长谷部变小设定请注意

  垃圾文笔请注意【文笔啥的不存在的就是流水账

  重度ooc请注意

  以上

————————

  又是自然醒的一天,从被子里探头出来看了一眼表,已经过了十点了。

  “哇哦奇迹诶,长谷部也会懒床的?!”脑补着自家近侍此时此刻躺在自己房间里没有起床的样子,审神者使劲拧了自己的大腿肉强迫自己清醒“不不不这个场景太可怕了。”

  【宁愿相信母猪能上树,也不相信长谷部不社畜?

  【这都在脑补些啥啦!!!

  审神者拍了拍脸,想着是不是长谷部那边出了什么状况,决定出去看看。

  本来想下床的动作却因为有人轻轻拽了自己一下而顿住。

  ......像是有谁牵住了自己的衣角。

  审神者决定掀开被子看看是不是信浓这个小可爱在长谷部不在的时候偷偷钻进来了。

  “真的,我是说真的,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真的,我一定,”事后回忆起这件事审神者面带忏悔的神情在自己的就职回忆录里写道,“还会毫不犹豫地掀开被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被子下蜷缩着一个暖呼呼的小团子,煤色的头发,奶白色的皮肤,白色的小衬衫和和深紫色的背带裤,光滑匀称的腿,还穿着灰色的小腿吊带袜,整个人就这么缩成小小的一团侧躺在你身边,右手还拽住了你的衣角。

  ......

  默默地把被子盖上,审神者的手慢慢捂住脸,从指缝里偷偷看被子下隆起来的一小团“难道我平时脑补过多了这是上天给我的福利啊不不不惩罚么......”揉揉脸,审神者在心底给自己打气,“没事不怕的这是梦而已,这是梦你看现在都快十一点了长谷部怎么可能让我睡到这个时候嘛,这肯定是做梦啦。”一边嘟囔着一边把被子慢慢的又掀开了。

  本来还在观察可爱的睡颜,慢慢的视线开始忍不住往大腿上看,虽然知道长谷部也是穿着小腿袜的,但总不能跟自己一本正经的近侍提出这种要求吧?

  【长谷部我想看一眼你的小腿袜

  【谁跟您说的我这就去压切他哦

  “既然是在梦里那我怎么样都好吧?”罪恶的双手慢慢的伸向熟睡的小长谷部,如愿以偿地摸到了温温软软的大腿。

  哇跟药总退退他们的手感完全不一样诶!!!跟萤总的手感也不一样!小长谷部的腿没有粟田口短刀们那么修长纤细,也不像萤丸的小肉腿一样可爱。长谷部的腿是很匀称的,视线所及的曲线都是恰到好处的。虽然摸起来软乎乎,但能感受到腿上是有肌肉的。因为大长谷部常年穿着长裤的原因,小长谷部的腿奶白奶白的,看上去像是甜品一样。总结就是一句话,“视觉和触觉的极致享受啊——!”审神者目光放空,发出死而无憾的一声长叹。

  或许是审神者的手有点凉,也或许是本来暖乎乎的被窝消失了中午的阳光有些刺眼,更或许是有人在自己的腿上摸来捏去的,小长谷部哼唧着,不情不愿地把眼睛睁开了。

  ......

  ......

  空气有那么一瞬间的沉寂,睡得迷迷糊糊的小长谷部和笑的一脸痴汉的审神者就这么对视上了。

  ”——主?”“你醒啦长谷部?”同时开口的两个人,似乎都察觉到了什么地方的不对。

  “主?......失礼,我的声音......是不是哪里有点奇怪?”稚嫩的声音让小长谷部有些困惑,于是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然后不敢置信的从刚睡醒的可爱模样脱离了,瞪大了紫藤色的眼睛看着自己缩小了的左手,这才发现自己的右手还紧紧的抓着审神者的睡衣角,慌忙松开了小手手,环顾一圈发现自己现在在审神者的床上。长谷部看着自己的背带裤和双腿上的手,脸腾的变红,羞愤的看向审神者“主,您的手!”

  “因为长谷部的腿摸起来舒服嘛。”顺口回答心声的同时审神者陷入了沉思,她已经开始在梦里和长谷部说话了诶?这个梦还没醒?看着脸蛋粉扑扑的小长谷部,顶着乱乱的头发,刚睡醒的眼睛水汪汪的,一脸羞愤的用稚嫩的声音跟她说话,“太可爱了吧——好想戳脸啊——“

  等到恢复神智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手已经转移了阵地,把小长谷部的脸揉的有些发烫,小长谷部的眼泪都蓄在眼眶里了。

  还没等松手,就听到帐子门外面传来烛台切的声音,“主公,午饭已经做好了哦?您和长谷部君都在里面吧?我进来了哦?”审神者还没来得及出声制止,烛台切已经把门拉开了。

  ......

  ......

  ......

  “啪——”烛台切弯腰把饭菜放进屋里,向后一步把门使劲地拉上了。审神者听着烛台切的皮鞋声远去又迅速的回来了。

  “哈哈哈哈厨房泡的太久了很久没到主这里来了呢——”换好出阵服拿好本体刀的烛台切重新把帐子门拉开,发现床上那两个人依旧是那个捏脸的姿势,“所以主公您和长谷部君连孩子都这么大了?!”

  【辛苦你了咪总,这么快就换好衣服回来了怕是用尽毕生最快的机动了吧!

  “不不不不不咪总你误会了啊啊啊啊啊啊刀!刀放下!你听我解释啊!”

  “孩子都这么大了主公还用什么解释吗?什么时候发生的啊?不对应该是这都发生多久了啊!长谷部君他人呢?”

  虽然是个小孩子,虽然这一点都不帅气,但是果然还是让我像斩断烛台一样斩断了他吧!

  “停!”审神者站了起来,把长谷部挡在自己身后,往前走了几步,拽住烛台切的领带把烛台切身高压了下来,手指轻轻的覆上烛台切的脸,在烛台切不解的目光下,狠狠地拧了一圈。

  “疼不疼?”

  “您......真的没有背着我偷吃零食?一点都不像没吃早饭的样子呢——所以您拧我这一下是因为什么呢?”

  “咪总你告诉我你疼不疼。”

  “我觉得我的描述已经很清晰了——疼。”

  “???长谷部?”审神者听了烛台切的回答,僵硬的转过头看向长谷部。

  “主?您叫我?”小长谷部仰着脑袋看你,紫藤色的眼睛闪闪发亮。

  “......我,不是在做梦吧?!”

  【所以主公您不拧长谷部君不拧您自己您拧我?!

  【打击73的麻麻很伤心

————————

  经过了和烛台切一番探讨,审神者发现这一切都不是梦,此时此刻乖巧的跪坐在她旁边整理公文的,真的是长谷部。至于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时政给的解释是可能因为灵力乱流导致的,过了今天就会没事的。

  “啧,还没跟长谷部发生什么呢,就可以看见未来儿子长什么样子了。”审神者的咬着笔的嘟囔被小长谷部听得一清二楚,耳根立刻红了起来“主!请认真写报告!身体的事我会去找药研的,请您不要分心!”

  “啊,长谷部不用担心身体的事情,今天过了就会好了。”

  【说实话主您一点都没有安慰我的感觉呢您话里的遗憾都快溢出来了好么?

  于是一边做着公文一边被小长谷部说教了。

  看着软软的小长谷部板着脸一本正经的可爱,审神者完全没有在意长谷部都说教了什么。

  一天过得真快啊。

————————

  早上八点,审神者准时被长谷部礼貌的敲门声叫醒。“主?该起床了哦。”近侍大人跪坐在审神者的床边,“该起床批公文了。您不可以懒床的。”

  “嗯——长谷部变回来了啊,再让我睡一会吧,昨晚上熬夜了脑袋疼——”闷闷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长谷部纠结了一下,还是选择了掀开被子。

  “诶——长谷部一点都不可爱,小长谷部明明还会跟我一起睡的!”审神者不满的拖长音抱怨,手却被长谷部抓住。“???”被温暖的触感吓醒,一抬头就看到放大版的长谷部将内番服的裤子挽了起来,露出了腿。

  “长谷部???”

  “您说过,您昨天说的,我的腿摸起来,很,就是,能让主很,开心。”吞吞吐吐的,红着脸憋了半天终于把这句话说完的长谷部,突然开始樱吹雪。

  “诶——?!”

  真是美好的早晨啊——

 

————————

  今天的柚子依旧在自我满足。

  日常撩扯长谷部,打卡表白【1/1】

  以上

  

评论(20)
热度(144)
©柚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