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君

这里柚子,目前高三生
刀剑全员厨,更爱长谷部,零零散散还进过Aph坑等等
并没有文笔全是流水账还ooc画风日常神经病
如果能被喜欢真的是太感谢了
【鞠躬】
那么请多多指教!

【刀剑乱舞】田螺姑娘粘土部——

  今天在课上开的脑洞

  看着同学的玩偶名章,就突然想写个粘土部

  这个沼有毒啊写了一篇之后就不停的想写,啧

  垃圾文笔依旧【根本就没有文笔好吗,重度ooc请注意

  以上

————————

  在本丸,审神者是上得了战场坐得住天守阁,能陪短刀们玩一天也可以和平安刀们一起喝茶哈哈哈,可以沉稳冷静的成为本丸的靠山也可以日常抽风脱线到让长谷部头疼......

  但在现世,审神者只是一位即将高三的疯狂刷题啃书本连厕所都要跑着去的中等生。

  因为期中考试的关系,审神者已经很久没有回本丸了。

  “啊,难受,”被历史折磨到哭泣的审神者把桌子上摞成小山的练习册推开,双臂伸直就这么瘫在了桌子上。

  举起手腕有气无力的瞥了一眼表,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

  “啊不想写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仿佛三岁孩子附身一样的的审神者突然暴起把自己的头发揉得一团乱,使劲晃了晃头,就那么保持着不冷静的状态直到看见了书架上的小粘土。

  这还是上次期末考的挺好的,对着自己母上求了又求才答应买回来的小粘土长谷部。

  跟大版的长谷部不同,小粘土脸上总是软软甜甜的笑,小手放在自己的胸前,极力表现出像游戏里一样认真尽忠的表情,却可爱得有些过分。

  审神者把粘土部从书架上拿下来,放在桌子上盯了好一会。

  ......

  ......

  “妈妈啊这个人他怎么这么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行不行了啊啊啊啊————”突然捂住脸开始在桌子有限的空间内滚了几下,审神者内心疯狂少女式尖叫。抬起头,在手指缝里悄悄地又看了好一会,这才慢慢的放下手重新拿起笔,“啊有长谷部陪着历史感觉都变的有意思起来了啊!好!加油!”

  就这么在粘土部和台灯的陪伴下,审神者写到了自己的极限。

  脑子已经是一团浆糊了连桌子都没有收拾,就那么乱糟糟的摆着。反倒是还记得把粘土部放回了书架上,临睡觉前又盯着他看了一会,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在小长谷部的脸上轻轻啾了一下,笑眯眯的对着粘土说“晚安咯近侍大人?”

  审神者在昏昏沉沉间还嘟囔着“本丸里的长谷部要是这么软软甜甜的该多好啊......”

  啊,完全没有听到桌子那边传来的窸窣声响呢。

  第二天早晨,被闹钟叫醒头痛欲裂的审神者趴在枕头上哀嚎“我再也不修仙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想睡觉!!!”

  话是这么说,审神者还是认命一般的顶着乌青的眼圈从床上一点一点的爬了出来,一副我没事我很好我还可以和笔记练习册大战三百回合我不需要长谷部抱抱精尽人亡的模样,深一脚浅一脚的打着哈欠走向洗手间,路过桌子的时候甚至还想着“啊昨天书包还没有收拾,一会得把作业先找出来——???妈???您帮我收拾桌子了???”

  桌子上的资料完全不是昨天晚上连找一张草纸都像挖掘文物一样乱糟糟的那一堆,虽然堆得歪歪扭扭但的确是比昨天晚上干净了很多——至少整齐了很多。

  “你还好意思说你那猪窝呢?快点下楼,早饭好了,你爸在外面等你了,吃完快去上学。”

  【母上我真的是您亲姑娘?!

  【您这么说我心好痛

  “诶——可是我明明......”审神者挠了挠脸,走到书桌旁边,歪歪扭扭摞起来的练习册,摊开的卷子都被叠好了——虽然叠歪了,连文具盒都被收拾好了?不过为什么笔没有帮我盖上帽呢?诶?

  “妈您收拾东西都这么着急的么?好歹笔帽帮我盖上啊!”把要带的东西都好好的装在书包里了,审神者笑着看向书架上的小粘土,“早安,近侍大人!”

————————

  又是新的一天,一切都那么美好——个鬼啊!!!

  因为下楼太着急,忘记把地理笔记也带上的审神者今天被地理老师很温柔的叫到了办公室,虽然自己反复证明自己的确写了作业,老师也很温柔的相信了,但是!

  “没带就是没写这个理论究竟是哪个熊孩子作出来的啊!”

  “啊长谷部,”审神者戳了戳小粘土,一脸苦大仇深,“今天晚上再修仙困死我也要装好东西!!!”

  【您插旗了您知道么

  【做不到的,放弃吧

  时间不会停止,历史也总是重演。

  审神者每天总是会坚定的跟粘土部发誓自己收拾书包再睡觉,然后昏昏沉沉的往床上走扔下一堆烂摊子嘟囔着“明天再收拾没事的”,然后醒来发现自己的桌子被人收拾过了而且看起来还是尽了自己最大努力的样子,然后总是会落下一堆东西,从作业到饭卡,然后回家跟粘土部进行新一轮的坚定宣誓。

  啧。

————————

  如果说开始几天审神者还觉得是自己的母上大人实在看不下去了好心帮她收拾了,可到了后来,审神者发现了哪里不对。

  比如跟小粘土昨天晚上刚说过自己没带饭卡,第二天在文具盒里一定可以看见饭卡被摆在最上面。

  比如跟小粘土说过自己已经好几天没有带钥匙啦再这样下去总有一天要被锁在家门口,第二天早上总会看见自己的钥匙被摆在练习册上。

  比如跟小粘土说自己的橡皮总是会莫名奇妙的失踪然后莫名奇妙的发现,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橡皮永远在文具盒最左侧的置物盒里。

  比如说......

  “诶——”审神者拍拍自己,“不会吧——家里来了田螺姑娘?!”

  【田螺姑娘个鬼啦!

  【您自己能不能看看啊前提是跟粘土说过啊!粘土部快哭了好嘛!

  总之发现了不对劲的审神者没有声张,继续着每天遗忘东西,跟粘土部宣誓的环节。

  只不过这次的昏昏沉沉和哈欠什么的,都是装的。

————————

  “那么近侍大人晚安啦!”依旧是轻轻啾了一口小粘土,审神者抻着懒腰关了台灯,爬上了床。

  刚开始审神者的眼睛因为长时间的写字,突然进入黑暗还有些不适应。慢慢不适应的感觉消失了,审神者可以清楚的看见自己房间里的情况,为了找田螺姑娘她今天特意没有拉窗帘。

  等着审神者完全适应了黑暗,桌子那边也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并伴随着轻轻沉闷的“咚——”的一声,什么东西从书架上落在自己的练习册上了。审神者眨眨眼,勉强看清了的确有一小团东西顺着自己摞起来的练习册像下梯子一样爬了下来。

  嗯,爬了下来。

  ——诶?!

  书架上的一小团?!我的小粘土?!

  小团子在黑暗中以极快的速度移动着,如果不是可以看见偶尔从记事本上迈出的小短腿,几乎就像是在桌子上滚来滚去了。而且,为了不吵醒审神者好像还把自己的小皮鞋给脱下来了。她甚至听到了小粘土拖动签字笔发出“嘿咻嘿咻——”的声音,每拖动一下,小粘土都会抻长脖子往床这边看一看,发现没有惊醒审神者就会继续努力把文具放回文具盒。“真,真可爱——”审神者偷偷拿手捂住鼻子,却没有选择在这个时候下床开灯。

  然后她听到了像非常微弱的声音,虽然小,但在深夜里,仔细听还是可以听出来什么的。她听到小粘土奶声奶气的说“主说了好几次盖上笔帽了,可是......”小团子把自己的小短手举起来挥了挥,然后跑到签字笔旁边躺了下来,用小手比了比自己的身高。“努力一下应该......能拔下来?”

  “这是,天使吧。”审神者仰头擦去鼻血,在小粘土聚精会神手脚并用的拔笔帽没有精力观察他的主现在有没有起床的时候,用这辈子最快的速度冲下床打开了台灯。

  于是她亲眼见证了这把二花打的机动。

  要不是粘土部腿太短拔笔帽拔的太入神,审神者觉得他完全可以在自己开灯前跑回书架。最起码也爬到练习册堆最上面了。

  不会像现在一样的,挂在练习册堆正中央,和审神者大眼瞪小眼。

  啊对,甚至连自己的小皮鞋都没来得及穿。

  “啊长谷部你呆毛竖起来了哦,吓一跳吧?诶诶诶别别哭啊别哭啊。”审神者看着煤色头发的紫色小团子用尽全力咬住下嘴唇想要扯出来一个笑,憋得小脸通红笑没笑出来反而憋出个鼻涕泡,然后因为羞耻本来在眼眶里要掉不掉的眼泪像脱线的珠子一颗一颗滚下来。小粘土想憋回去,就用白色的小手套不停的抹眼泪,看的审神者这个心疼。

  “别哭啊别哭啊怎么啦这是?”伸出食指用指尖抹去小粘土的泪水,却被粘土部抱住蹭了好一会这才抽抽噎噎地止住了。

  “因为,因为我连帮主收拾桌面都,嗝,都做不好,”奶声奶气的甚至哭出了嗝,“还,还让主看到了,看到了,嗝,我这种样子。”小团子就那么跪在桌面上,抽抽搭搭的说。

  “嗯,我觉得长谷部做得非常好啦!长谷部帮我找到了很多我弄丢的东西哦!多亏长谷部最近落在家里的东西越来越少了呢,长谷部做的很好了哦,有好好的完成主命哦!”你揉了揉面团子一样的长谷部,和平时的触感不一样,现在的小粘土是温温软软的,戳脸蛋上的肉还会弹回来的那种。可爱的过分。

  “真,真的吗?”粘土部把两个小拳头攥在胸前,紫藤色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审神者。

  “真的哦!”

  “诶——嗝,那,那么,”你看着他小短腿噔噔噔的跑到桌子一侧,迅速的穿好鞋,然后噔噔噔的跑回来,小手往胸前一搭,微微弯腰,小脸上恢复了往日软软的笑,虽然声音因为刚刚哭过有些哑,但还是坚定的说出来了,“只要是主公的命令,无论什么我都为您完成。”

  “那今天你的睡袋到了,有没有荣幸请我的田螺姑娘跟我一起睡觉呢?”

  “——诶?!”

————————

  依旧,自我满足产物。

  期中考试快到了是真的。

  唉——我也想要个小团子陪我复习啊。

  吸一口粘土部,安详死在沼底。

  死者现在情绪已恢复稳定

  以上

评论(22)
热度(79)
©柚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