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君

这里柚子,目前准高三
刀剑全员厨,更爱长谷部,零零散散还进过Aph坑等等
并没有文笔全是流水账还ooc画风日常神经病
如果能被喜欢真的是太感谢了
【鞠躬】
那么请多多指教!

【刀剑乱舞】愚人节快乐我的长谷部

大家!

愚人节快乐!

前几年的愚人节都是在学校过的,今年在家陪本丸大家一起过

日常撩扯长谷部

游戏内真实事件

ooc属于我,垃圾文笔依旧

以上


————————

  今天是四月一号,新的一个月又开始了。

  春天一点一点降临,本丸的万叶樱也盛开了,可爱的小短裤们总会拉着一期尼组成一团在本丸的后山玩耍,平安刀们也收拾出了茶具开始了新的一年喝茶赏景哈哈哈的活动,鹤先生依旧在每天寻找着惊奇与刺激,左文字一家开始为花圃松土施肥,来派今天也在努力叫醒明石,陆奥守在不停地拍照,歌仙在听堀川夸赞卡内桑的俳句,次郎他们打开了酒窖准备赏樱大会,咪总他们在为晚上吃什么精心筹划......这一切都被天守阁上推开窗子吹风的审神者看在眼里,“啊,天气真好啊,春天来了。”

  “主,就算您这么感叹,您今天也绝对不可以离开哦。一个月的公文,今天是最后期限您才想起来补,您......”长谷部抬头看了看审神者身边摞起像小山一样的公文,手上动作不停,话说到一半却被审神者笑着打断了。

  “安心啦长谷部,今天不是最后期限哦,我早上接到了时政的通知,不要那么紧张啦!诶诶诶退退你小心点!!!鹤你别——!!!鹤快跑一期拿起刀啦!!!”

  “依照惯例今天是最后期限啊?政府下了通知?会是什么事情推迟了呢?”长谷部放下笔,看着趴在窗户旁边大呼小叫的审神者,“主就算春天到了窗户也不要开得那么大您会着凉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事啦长谷部,今天的风很和煦呢,要不要过来感受一下?”审神者拍了拍身边的榻榻米,将身体挪了挪,腾出了可以坐下另一个人的位置。

  “主,就算是延迟交稿了,也不要这么懒散,您这一个月都是这么过来的,每次都通宵赶稿,这样对身体并不好。而且今天的日课还没有做完,这样下去本丸会主请好好坐下听我说话,不您不能在风口笑得这么开心肚子会痛的,主请把身体收回来好吗这是二楼您整个人都快挂出去了啊啊啊啊主!!!”长谷部拉过审神者,看着那张笑意未褪的脸,似乎一点都没有觉察出长谷部的生气,反而兴致勃勃的弯起眼睛“长谷部要不要一起去放风筝?”

  这是怎样有神的一双眼睛,温暖清澈,灿若星辰,仿佛整个春天都融在这双眼睛里了。而这双眼睛现在正笑吟吟的看着他。

  “放......风筝么?真的是败给您了啊。”长谷部揉揉额头,“您等一等,我去仓库找一找。”

  “耶!长谷部天下第一好!!!记得多拿几个,我告诉一期他们啦!长谷部快点过来哦!”审神者兴奋的站起身,对着窗户向一众短刀大喊“宝贝儿呃不不不一期哥你你你放下刀我说错话了,总之等我和长谷部一下,咱们今天放风筝哦!”

  长谷部转身下楼的脚步随着审神者的声音顿了一下,“主说的是等我们两个一下呢。”嘴角是不经意的上挑,“那就,再让她放松一下下?反正公文延迟上交......唉,真拿她没办法。”

————————

  后山。

  审神者和短刀们跑的欢快,一阵阵笑闹的声音伴着春风传遍整个本丸,少女清脆的笑声似乎让春天来得更快了。

  “长谷部君,你不是应该和主殿一起补写公文么?怎么和主殿一起出来了?”水蓝色头发的青年靠在万叶樱下,面带和煦的笑意看着和自家弟弟及其他小短刀们一起玩闹的审神者,带着不解向长谷部提出了疑问。作为本丸来的较早的太刀,一期可是完全了解这位万年近侍的,每到公文上交的最后一天就算审神者再怎么哭闹撒娇对长谷部都是没用的。

  “主刚刚和我说时政传来通知,上交期限延迟了......你也知道的。”长谷部也看向了此时和短刀们滚成一团的审神者,“主啊,真让人拿她没有办法。等等主???您看着脚下啊!!!慢一点啊啊啊啊啊sada你不能因为活跃气氛就和主不停的转圈圈啊!不动?!放风筝就不要喝酒啊!啊真是的鲶尾风筝把不是马粪不要撇来撇去啊!”

  "哈哈,”一期轻轻的笑起来,看了看身边视线从未离开过审神者的长谷部,摇了摇头,“的确,让人拿她没有办法呢。”

————————

  黄昏时分,本丸的铃铛被烛台切轻轻摇起,向本丸的大家传递着开饭了的讯息。

  “呜啊好开心!一期你先带着短刀们回去吃饭吧,我和长谷部收拾一下风筝,马上就过去。”审神者听着铃铛,笑吟吟的对着一期说,“啊,退退,小老虎还给你,很可爱哦。”内向腼腆的少年向前几步接过审神者怀中活泼的小老虎,被审神者摸了摸头,“退退也很可爱呢!今天开心吗?”

  “呜......开,开心,下次......还想和主公大人,和一期尼一起玩,可......可以吗?”五虎退抱着小老虎,明明是内向的孩子,现在却仰起头面带期待的看着审神者。

  “啊退退太可爱了不不不三年起步一期还在三年起步三年起步......”审神者内心疯狂告诉自己,同时答应了五虎退“当然可以啊,下次我们再一起放风筝,现在要回家吃饭了哦。”

  短刀们吵吵闹闹的返回本丸,一期也微微行了个礼,转身跟上了短刀们,整个后山现在只剩下审神者和长谷部两个人。

  “长谷部都没怎么跟我们一起玩啊,我还以为长谷部会和我一起放风筝呢。”审神者一边弯腰整理轴线,一边撇撇嘴看向长谷部。

  “主和短刀们玩得很开心,我来也并不是要放风筝的,是为了保护主的安全,就比如,主您的袖口都被石块割开了您知道么您这样歌仙会不高兴的还有您很久没有运动了回去必须要让药研给您拿药擦一下关节要不明天起床后会很疼的还有就是——主主主主主???”长谷部全身贯注的整理风筝,一回身发现审神者站在身后弯腰看着他,这一回头,两个人的脸距离不超过五厘米。

  【近侍大人?您的脸开始红了哦?因为是黄昏所以是夕阳照的?我怎么不信呢?

  “长谷部啊,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么?”审神者非但没有直起身,反而将脸更贴近了一点,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近侍大人藤色的眼睛以及越来越红的脸,非常辛苦地憋笑。

  “什什什什什么日日日日日子子主主主你离的太......太近了我我我......”长谷部的脸越来越红,审神者说话的气息就在面前,音调转换气流都会吹过脸颊,太,太近了。

  “诶——长谷部放轻松嘛,长谷部不快点想起来我可要贴得更近咯——”明明是女孩子,但此刻的审神者却觉得自己像是个变态恶霸逼迫良家少男就范......

  “停停停我我我说,今天是......是国宝指定日的后一天?不不不我说错了主主主主你停一下不能再近了啊啊啊啊啊啊!!!”审神者的唇近在咫尺,长谷部觉得自己的理智弦快被脸上的高温烧断了。

  “诶,想不到吗?”审神者就着这个距离轻轻笑出来了,“也是呢,长谷部应该不知道。”

  审神者的笑在夕阳下被渲染的温柔,在长谷部眼中尤其是。“主的眼睛里,只有我。主现在,离我很近。”要是长谷部这个时候有尾巴的话,应该已经摇出残影了吧

  “长谷部,跟你说个秘密哦,”审神者收敛一直挂在脸上的笑意,神情忽然变得庄重,在长谷部的唇角轻轻印下一个吻。“我啊,最喜欢长谷部了。”

  时间静止了。

  审神者想了千万种结果。

  万万没想到这个。

  长谷部,整个人,都没有任何反应而且好像还听到了有什么东西断掉的声音哦。

  “长谷部,”审神者轻轻拽了拽长谷部的胳膊,而长谷部的手臂随着审神者牵扯的动作直接松了劲,风筝轴掉了一地。“长谷部?你没事吧?”审神者提高了音调,将长谷部的脸扳正,哦长谷部已经失焦了。“长谷部???你别吓我哦你再吓我我可要继续亲下去了!!!”

  “嘭————”随着一股灵力的炸开,长谷部身边飘起了纷纷扬扬的樱花,似乎是审神者话语中的某个字刺激了他,使长谷部整个人慢慢回过神,“——主?”

  “我我我在,你吓死我了刚刚怎么了啊?长谷部?你的脸颜色很不对劲哦?跟现在的太阳红成一个颜色了你真的没事?!”

  “我......没事,就是,那个,主,您刚刚......您刚刚说的......就是......”长谷部支支吾吾,樱花瓣飘得似乎更过分了。

  “啊——刚刚我说的?对啊,我最喜欢长谷部啦!但是啊长谷部,我得告诉你今天是什么节日哦!”审神者看着近侍藤色的眼睛里升起了光和希望【什么?,坏笑着说。

  “主......请说,”长谷部努力的调整自己的呼吸,此时此刻他真的想变成大太或者薙刀,打刀的胸腔有点小,他现在觉得自己有点缺氧。

  “今天,是人类社会的,愚~人~节~哦!也就是说,今天说什么话都是假的啦~怎么样长谷部,是不是当真了?!”

  “嘭——”像是为了配合审神者的话,长谷部身边飘的花瓣瞬间消失,甚至连万叶樱都受到影响不飘花了,审神者亲眼看着长谷部眼中的光一点一点消失,这个人似乎像是在冬天洗了个凉水澡,浑身发着抖。

  “长谷部?”审神者觉得自己玩笑好像开大了,急忙上前想扶住自己的近侍,却被轻轻地推开了,耳边响起了近侍极力平静的声音,尾音似乎有点呜咽,“啊,原来是这种节日,主真的是吓到我了,那我们现在该回去吃饭了。失礼,请允许我先把箱子抱回去吧。”长谷部侧着身,没再看审神者一眼,轻轻举了个躬,抱起箱子转身欲走。

  “长谷部啊,”审神者的声音在长谷部背后响起,长谷部听着声音知道审神者离他越来越近,然后看着审神者走到自己面前。

  “啪——”箱子从长谷部怀中被抢过去,粗暴的扔在地上,而审神者使劲拽过长谷部的内番服衣领,压低他的身高随即狠狠的亲了上去,整套动作行云流水,完全没有给长谷部反应的机会,甚至他的眼角还是湿的。

  一吻结束,审神者放开长谷部的领子,满意的看着长谷部捂住嘴一脸不敢置信,钻进长谷部的怀里。

  “愚人节快乐,我的长谷部。我果然,最喜欢你了。”


————————

  本丸的大家很好奇,为什么一个风筝箱子这两个人收拾了这么久。

  为什么审神者回到本丸笑就没停下来过,连平日咪总绞尽脑汁都不一定会让她吃进去的胡萝卜都吃得一干二净。

  为什么长谷部君的脸那么红,整把刃都处于晕乎乎的一种状态,时不时的就会摸摸嘴嘿嘿傻笑。

  只有一期一振,面带微笑的看着长谷部,轻声喃喃“长谷部君真的拿主殿毫无办法呢。”

————————

  你问我后续?

  有的有的

  后续就是,长谷部和审神者在天守阁加班加点了一晚上。

  诶?为什么?

  因为根本没有延迟提交这回事呀~

————————



  自我满足产物

  周末一直在玩,作业没写完

  啊我也好想要一个长谷部亲一亲陪我一起写作业啊

  至于为什么是游戏真实事件,因为今天我搓了刀装

  我问他【长谷部你喜欢我吗,银的

  我又问【可是我很喜欢长谷部哦,金的

  我突然笑了【长谷部今天是愚人节哦,黑了

  之后怎么表白长谷部,他都在生气不停的绿蛋,夹杂了几个银蛋,一直闹别扭

  最后没办法了,我就说【长谷部那要不我们先凑个48振?我真的超级喜欢你啊!金的

  行行行,谁让我喜欢你,最喜欢你了【做得一手好死

  以上,大家,愚人节快乐哦!



评论(10)
热度(36)
©柚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