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君

这里柚子,目前高三生
刀剑全员厨,更爱长谷部,零零散散还进过Aph坑等等
并没有文笔全是流水账还ooc画风日常神经病
如果能被喜欢真的是太感谢了
【鞠躬】
那么请多多指教!

【刀剑乱舞】今天的长谷部也在飘花哦

今天是长谷部和明石指定国宝的日子

于是写了一篇贺文(?)

垃圾文笔请注意不对你根本没有文笔这种东西好么

ooc属于我

——长谷部也属于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以上



————————

      早上八点。

   “哼哼哼难得今天醒的这么早终于不用让长谷部像老妈子一样叫我起床了我怎么这么棒!”呆毛乱翘坐在床上的审神者笑得一脸满足甚至还为自己鼓起了掌。

   “主?已经起来了么?”自我满足被自家近侍轻轻的敲门及询问声打断了。

   “嘭——“门内像是什么重物倒下来的声音,并传来审神者的吸气声。“长长长长长长谷部?嘶——你在外面?你什么时候来的?!”

   “主您怎么了?是摔倒了么?有没有受伤?!”长谷部急切的想知道审神者现在的情况,低声说了一句“失礼了”便拉开了帐子门,与此同时门也被从里面拉开了。

   “啊啊长谷部,没事没事我没有受伤哦。”对上自家近侍着急的眼神,审神者笑着摆了摆手,同时悄咪咪的心虚“刚刚的话被长谷部听到多少呢......"

   “?主您说了什么么?”

   “不不不完全没有说什么长谷部像老妈子之类的话哦完全没有哦!!!”

   “主——?我可都听见了请不要萌混过关好么?”

   “......对了长谷部我今天可能要出门一趟哦,估计会下午才能回来,也可能今天晚上都不回来了。这期间本丸的事情你帮着打理一下。”审神者懒懒的看着叠被的近侍,顺便摇了摇每把刀的专属小铃铛叫了一下光忠麻麻和乱。

   “您要出门?去哪里?和谁?干什么去?您准备彻夜不归?您......”长谷部手上动作不停,但目光紧紧的锁在审神者身上。

   “长谷部?你是不是对我说你是老妈子有什么不满?”看着长谷部目光灼灼审神者捂住额头,“啊服了你了,是去参加朋友的婚礼啦,两个外国朋友,很久没见面了,他们婚宴上总要多聊一会的......”

   “主公大人是要去参加婚礼吗?那乱一定会把主公大人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哦!”长谷部和审神者的对话被闻铃赶来的乱打断了,可爱的短刀蹭到审神者的身边,眨了眨湛蓝的眼睛笑得开心。

  “哦哦!那就拜托乱酱啦!”审神者笑着揉了揉乱的头发,看着挑衣服的乱,审神者内心苦涩“该不愧说是短刀么,咪总我可是先摇的你的铃铛啊......“

  “久等了!光忠特制——牡丹饼!”等着乱差不多确定了服饰之后,烛台切才姗姗来迟,满面笑容的端来了一盘在长谷部眼中飘着黑气的小点心。

  “咪总你可来了!不过大早上的我就吃茶点真的好么咪总?这不符合你平日的帅气哦?!”审神者亲眼看着长谷部捂住了嘴面色发绿,默默将自己挪到长谷部身前,挡住了他,然后提出内心的疑问。

  “啊,本来应该是正常的早饭的,不过听说了主公是要去参加友人的婚礼,于是想着宴会上女士是不可以大吃大喝的,当然一口也不动也不符合礼节,就想让主公您吃点点心垫一垫,于是做了牡丹饼......长谷部君是怎么了吗?怎么一直捂着嘴没有说话?要不要尝一块?”烛台切贴心的分出一个小盘子夹了一块饼推到长谷部身边。

  “......咪总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就不说别的了,今天我不在就辛苦你帮着长谷部一起照看一下本丸吧。”看着近侍的脸色越来越不好,审神者叹了一口气,端走了长谷部面前的牡丹饼,放到自己嘴边小口小口的吃掉了,甚至听到了自家近侍嘟囔着“得救了”这样的话。“啊对了,这个也包一点吧当作贺礼了。咪总的手艺一般人还吃不到呢。”

  “指名我吗?那就要帅气的完成主公给的任务呢。”烛台切笑了笑,收走了盘子,走到帐子门外,听到长谷部追出来的声音“烛台切你不准备和我一起劝一下主么?主很久没出过门了诶这次突然提出要出门什么的,关键啊关键主说她可能会彻夜不归,这怎么可以呢?”

  “哦哦——?长谷部君太紧张了吧,主公不是说了吗是【可能】而已啦。就算彻夜不归在朋友那里也不会有什么的啊,放轻松放轻松。”

  “怎么可能放轻松呢?一个女孩子彻夜不归什么的......总之我不会允许。”长谷部说完这句话,一回身看到了守在门口的乱,“乱???”

  “我在你们说话的这段时间给主公大人挑好了衣服哦~一起期待主公大人美美的走出来吧!但是~”乱笑眯眯的看着想继续劝阻的长谷部“靠~近~禁~止~哦~”

     【行行行你们极短都是爸爸

  “主!您听我说您绝对不可以彻夜不归的,就算是参加婚礼把礼物送到说几句话就可以了吧?或者您带着我去?您......"

  “别人婚礼我带着一把刀去像话吗?!长谷部你别劝了我马上收拾好就出发,顺便要是有这时间帮我从厨房那里接一下咪总包好的点心,咪总走的太慢了!“

     【主我在您心里只有机动小王子这个称号了是么

     【您这么说烛台切该多伤心啊这一点都不帅气

    长谷部跑着把点心从厨房接过来,看见乱还守在门口。“主还没出来?”

  “女孩子嘛当然要精致一些啦~”乱接过长谷部手中包好了的点心“主公大人?衣服穿好了吗?穿好了乱要进去帮您挽头发了哦!”

  “进来吧进来吧我穿好了!”听着审神者雀跃的声音,长谷部张了张口还想说些什么,被乱拽了一下,“嘘,别再说啦,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的性格。”

  “可......“长谷部看着乱转身拉开了帐子门,背手给他比了个放轻松的手势,关上了门。

  “唉......“长谷部认命般的叹气,跪坐在帐子门前等着审神者出来。

  “哇辛苦你啦乱,这次出门给你带小礼物回来!啊啊啊啊啊啊来人啊长谷部红脸啦怎么回事啊!!!!”走到门前回身向乱道谢的审神者转过头一开门就看见长谷部重度疲劳奄奄一息的样子吓的叫出声。

  “不,主,我没事的,”艰难的抬头,长谷部瞳孔骤缩。

     米白色的长裙完美的勾勒出女性柔软的曲线,修长的手臂和白皙的脖颈,编好的辫子汇成一股挽成发髻在后面并配了几朵本丸盛开的山茶,简单清新,但却像是要出嫁的新娘。而这样一个女子,现在的眼睛里,装的都是他。

    从正常呼吸到停顿,只需要审神者拉开门看向他的那一瞬间。

  “长谷部?长谷部你还好么???”看着自家近侍,审神者狠了狠心挥下了手“长谷部你给我呼吸啊!!!”

  “主?!”长谷部揉了揉脸颊,审神者没有使劲,所以并不疼,“主请您务必带上我!要不您带着乱去也可以啊!总之我是绝对不允许您这个样子单独出门的!”长谷部站起身,坚定的挡在审神者身前。

     【近侍大人您的耳朵红掉了哦

  “诶——咪总!快快快拦住长谷部我要迟到啦迟到超级不帅气哦!!!”看着长谷部身后路过的烛台切审神者喊出声。

  “主公打扮得很漂亮哦,宴会玩得开心点!我和长谷部君会照料好本丸的哦!”烛台切笑眯眯的挡在了长谷部身前,贴心的为审神者推开大门“那么一路顺风!”

   “那咪总我走啦!长谷部等我回来哦!”看着审神者走出去的身影,长谷部很着急,偏生烛台切挡在自己身前。

  “烛台切光忠!主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不会放过你的!!!而且先跟我去手合场吧!!!”长谷部气势汹汹,看着一脸微笑的烛台切。

  “正好我也有这个想法呢长谷部君从刚刚开始就完全不理解你在焦虑什么呢总之先去手合场日课等一下再说。”

  【打击73长谷部君了解一下?

————————

  “啊累死了!但是看到他们两个那么幸福我也很开心啦!”审神者一回到本丸,就不停的在感叹那对新人有多么的幸福,顺便给两把刀做了手入,“所以你们两个是怎么拿演练刀打成这样的?!长谷部?你不是应该兢兢业业去日课么?咪总?这样一点都不帅气啊?!”

  “唔......”长谷部被戳到了伤口,小声哼了一下,偷偷瞄了一眼审神者的脸色发现审神者一脸哭笑不得。“咪总你先回去吧,顺便把我给乱买的小裙子送到粟田口部屋。今天晚上歌仙做饭,你就休息休息吧。”

    看着烛台切转身走出手入室,长谷部觉得空气似乎凝固了。“主?”他试探着叫出声。

  “行啦我没有生气,就是觉得你们两个加起来都快上千岁了吧怎么跟两个小孩子似的打成这样啊!”审神者揉揉头,拉起长谷部走出手入室,直接坐在回廊上。

    就这么坐了很久,审神者半天没有说话,长谷部也不敢开口。

  “长谷部?”半晌,审神者叫了他的名字。“今天是长谷部被指定成国宝的日子呢。”

  “主?您怎么知道?您不说我自己都忘记了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好歹也是个经过培训的优秀审神者啊!祝贺你哦,长谷部。”

  “而且啊我今天接到了捧花哦~他们都在恭喜我呢,今天过得很开心。”

  “还有啊长谷部,我那两个朋友,真的很幸福呢。他们在教堂宣誓,在教堂许诺无论富贵贫穷,健康疾病,无论人生的顺境逆境,在对方最需要你的时候,都不离不弃,在神父的见证下亲吻,并为彼此套上戒指。”审神者看着月亮,微笑着说。“对了长谷部,西方人的传统你知道的吧,【以你之姓,冠我之名】。看到他们这么幸福我真的很开心啊。”

  “主......”长谷部看着审神者,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对了,我记得日本也是这样的诶!对不对,长谷部?“

  “诶?啊......是呢,日本的确也是这样的呢......”长谷部看着审神者突然站起来,郑重地走到他的面前,缓缓弯下腰。“主主主主主——???”

     “长谷部啊,我也希望可以在我的名字前冠上自己爱的人的姓氏哦~”审神者目光灼灼,笑着看着长谷部。

  “诶?主有心上人了么?接到捧花似乎是个好兆头吧......主,也准备成婚了么......?”长谷部讷讷,声音细若蚊蝇,失落的像一只大型犬,“如果有尾巴的话,现在一定耷拉下来了吧。”审神者这么想。

  “是啊,我也有心上人了呢。”审神者笑的更加欢快,把捧花塞到长谷部手里,并从手提包中取出一枚定制的,有着刀纹的金色御守。

  “——你觉得,我的名字前缀上压切会好听吗?”



  "来人啊快拿相机来啊!!长谷部暴风樱吹雪啦!!!“



————————

自我满足产物

顺便【明石也祝贺你哦!

我没有偏心哦完全没有

结婚吧!长谷部!





评论(13)
热度(68)
©柚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